第二天 拉萨

今天去哲蚌寺,这是一早就安排好的行程,尽管我的脚疼甚至比昨天似乎有加重的迹象,但什么也挡不住心气。

我自以为出发之前已经查好了线路,但在拉萨找一个有公交车停的公交站竟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不是公交站太不显眼,就是如果你不招手它就不停,当然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公交站的非显著性是在今天回去以后,而公交车的惰性是在回北京以后。

坐了一路公交车然后倒车,但非常失败地下早了一站。几乎是挣扎着穿过昨天罗布林卡的那个路口,路过了博物馆,来到图书馆,终于坐上了第二趟公交,我第一次感到公交车是这么亲的一种东西。

哲蚌寺的门口的游客们也只是稀稀拉拉。50块钱的门票值不值呢,这不是我当时考虑的问题。

这是亚洲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有三个显宗学院和一个密宗学院,这让我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名叫霍格沃兹的东西。里面有深深的生活气息,这是个还活着的寺庙,而且生机勃勃。

我遇到一个身材高挑、打扮时尚的藏族姑娘,她穿着高跟鞋在石板路上走,我看着她穿过高高低低的狭仄的小路,路过白色的房子,突然间恍然大悟:学城就该是这个样子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