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都和唐县的古城

《水经注》里滱水那一章,大概是全书最难懂的地方了。尤其唐县和望都两地,旁征博引地夹缠不清。以前很费力地读过这几页,今天又重新读了一下午,感觉终于明白点了。

其实最终做出的判断跟原来的基本相同。但这次把判断的依据写下来。

郦道元比较明确地说明了唐县故城有两个:一南一北。唐县北城在今唐县固城村,而望都故城则在所谓高昌县城——现在唐县高昌镇,这两个城是汉初天下初建县城时两县的县城。而唐县南城当时尚存,因此他未做详细描述。

而从隋唐以后详细的地理记载看来,我们也可以知道唐朝以后望都县迁到现在的县城,而唐县县治在唐朝迁到雹水一带,反复迁移中大概清朝才迁到今天县城。那么问题来了:在汉-曹魏-晋~北魏这段时间中,这两县的县治是如何变迁的?滱水这一章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

我们看着眼花缭乱的各个故城以及它们之间的位置关系,突然发现“中人”这个地方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与它有关,且看:

  1. 应劭(东汉末)曰:中人城西北四十里有左人城。
  2. 水出中山城,……《中山记》以为中人城。(中山记作者张曜西晋人)
  3. 京相璠(西晋人)曰:今望都东二十里,有故中人城。
  4. 《中山记》所言中人者,去望都故城一十余里
  5. 应劭《地理风俗记》曰:唐县西四十里得中人亭。
  6. 今于此城(唐县南城)取中人乡,则四十也。
  7. 《左传》杜(预) 《注》,中山望都县西北有中人城。
  8. 《郡国志》(后汉书)唐县有中人亭,《注》(《左传》杜预)引《博物记》,唐关在中人西北百里,中人在县西四十里。
  9. 滱水又东,迳中人亭南。

这八条中,第一条说明了一个明显的事实:

  • 左人城中人城西北四十里

第二条被郦道元着力辩驳,以说明中山与中人的不同,对照第四条,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

  • 中人城晋时望都县城西十几里

第三条也被批驳,郦道元认为京相璠误把尧姑城当做了中人城

第五条的结论也是一目了然:

  • 中人城汉末唐县城西四十里

第六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唐县南城西四十里
  • 更进一步,唐县南城就是汉末唐县城

第七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晋时望都县城西北

第八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在晋时唐县县城西四十里
  • 唐关(倒马关)中人城西北百里
  • 晋时唐县城就是汉末唐县城,也是唐县南城

第九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在滱水之北

关于中人城,我们现在知道它东南十几里是晋时望都县城;东边四十里是汉末到晋以来的唐县城,也即郦道元所谓唐县南城;它西北四十里是左人城;它的西北一百里是倒马关。当然,滱水从它南边缓缓地流过。

好了,既然中人城这么四通八达只要确定了中人城的位置,其他一切古城池的位置都迎刃而解了。看起来信息已经够多了,可惜,所有这些地标中,只有倒马关是前年未变的,其他都需要我们去寻找。而倒马关与中人城的距离记载,来自于《博物志》,这个带着点奇幻色彩的“文献”。退一万步说,即使博物志的一百里是准确的,我们至少还需要一个其他的点来准确定位中人城。

还好,还有一些信息,其中的一部分来自于水经注:

  • 中人城在马溺水与滱水交汇点之东,在京丘、白土和乐羊城之西。
  • 左人城在鸿下关的下游
  • 左人城在恒水与滱水交汇点的上游
  • 左人城在滱水和某条名为雹水又名唐水的河流交汇处,而这条河流,是从中山城发源的。
  • 左人城下游的滱水,在与恒水汇合之前,又和某条名为唐水又名雹水的河流相交了,这条河流同样发源于中山城附近。
  • 中山城在卢奴城(今定州市区)北偏西六十里。

另一部分来自于方志和民间传说,虽然证据难考:

  • 最给力的,中人城就在今天的都亭乡(光绪年间唐县县志)。
  • 明朝以前的滱水,从今唐县下素村东流,在连颐村进入望都县境(光绪年间唐县县志)
  • 唐县南城西北的“唐池”,就是如今的唐县东西连颐村,连颐一名,盖由“莲堰”讹传而来(太平寰宇记,唐县县志)。
  • 乐羊城在今唐县建阳村(传说)。
  • 今望都固现村曾为望都古县城(传说)。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我们提出如下几个关于中人城所在位置的假设:

  1. 唐县北罗镇一带
  2. 唐县张显口村一带
  3. 唐县都亭乡一带

北罗镇是我最先想到的,因为在古滱水沿岸,距离倒马关100里的地方,只有这里。现在我们一条条求证,若中人城在北罗镇,那么:

  • 它西北四十里的左人城当在白合镇一带,这是个河口,和滱水交汇的河流可以追踪到唐县东西口底村一带,这一带距定州市区正好汉制60里,也有山 ,满足中山的需求。可惜几乎正北,甚至东北。
  • 它东方四十里的唐县南城当在西白城一带,西白城村名带个城字,可以想象是个古城。
  • 滱水可以从它南方流过
  • 它西北离倒马关几乎是确切的汉制一百里
  • 最大的问题是望都故城没有地方放了,它的东南方二十里以内,没有任何古城。甚至没有什么可能性成为望都故城的长古城,也在十公里之外。

然后,张显口村一带,这里距汉初的望都故城有十几里。现在我们验证其他方面:

  • 左人城在顺平县富有村一带,这里也是个河口,可惜这条河的源头太远了。
  • 唐县南城在今顺平县城南,此地距离滱水路途甚远
  • 滱水不可能流到这里
  • 离倒马关与100里差相仿佛。

最后,都亭乡一带 

  • 左人城仍可在白合镇一带,这次正好是西北。
  • 望都故城可在今望都固现村,传说相吻合。
  • 唐县南城可在望都县白城村以东,黄庄、唐会一带。
  • 滱水可流经城南
  • 据倒马关汉制113里。

我们基本排除了张显口的假设,另外,也基本通过对中人城的假设判断出中山城在唐县东西口底村一带,并确定左人城在白合镇一带。

除此之外,都亭乡和北罗镇的假设与滱水上地标的顺序、建阳连颐的名称由来都不抵触。但北罗镇望都县城位置的不能自圆其说让我倾向于中人城在都亭乡的说法。

若中人城在都亭乡,则晋时望都故城在今望都固现村无疑,只是不知何时由高昌迁来。我们可以设想:高昌城和唐县北城都在汉初建造,但很快废弃,唐县迁至南边的唐县南城,望都迁至固现,从此望都辖区为望唐两县的北部,而唐县为其南部,这也可也解释为什么在汉晋的地理文献中,称倒马关、马溺关、八渡等地出现在望都。汉朝望都县的辖境主要在北部,与现在的望都县重叠区域不大。更甚至,北魏将望都划入北平郡唐县留在中山郡也是望都辖境在北部的一个佐证。

但到了郦道元的北魏末年,常年的战乱已经毁掉了北方大部分的县城。所以郦道元只提到唐县故城而从未提到唐城何在,望都也是如此,那么我想此时虽然建制仍存,但各县已名存实亡没有县城了,于是这才有北齐天保年间的县域大合并,更有了隋朝和唐朝初年的再造县城运动,甚至,唐朝县名的偷梁换柱也与十六国期间的战乱有着深刻的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