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故事 中山

隋唐以前的中山郡国

中山一名,起源于春秋时鲜虞人之中山国,其统治区域在保定南部,石家庄北部一带,而唐县定州望都附近是统治的中心区域。后被著名的 乐羊所灭。二十七年后,亡了国的中山武公在灵寿复国,也算一个小号的勾践吧。他复国后的统治区域南移和缩小了很多,但新的中山国很能折腾,不但参加"五国相王"、"九国伐秦",还从不懂"以小事大",居然玩"联齐抗赵"的远交近攻把戏,终于还是灭于赵武灵王之手。

西汉大设郡国,高祖在原来的中山国中心故地新建了中山郡,景帝则把中山郡封给他的第九个儿子刘胜,于是中山郡改为中山国。这个刘胜,死后谥号为靖,到后来,河北地区只有中山国国祚绵长,于是景帝甚至高祖子孙留在河北的,大概都是刘胜的后代,刘备不整天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吗。

中山郡初设时,有县十四:卢奴(今定州),北平(今满城),北新成(今徐水),唐(今唐县),深泽(今深泽),苦陉(今定州),安国(今安国),曲逆(今顺平),望都(今望都),新市(今新乐),新处(今望都定州间,存疑),无极(今无极),陆成(今蠡县),安险(今定州)。其地均在今保定南部、石家庄东北。

到东汉时:北新成划归涿郡,深泽改名南泽,划归安平国;广昌(位置存疑)自代郡来属,蠡吾(今蠡县)自涿郡来属,上曲阳(今曲阳)自常山郡来属;苦陉更名汉昌,安险更名安憙,曲逆更名蒲阴;省新处,陆成省入蠡吾。于是有县十三:卢奴,北平,唐,汉昌,安国,蒲阴,望都,新市,无极,安憙,广昌,蠡吾,上曲阳。

晋书载中山国统县八:卢奴,魏昌(汉昌),新市,安喜(安憙),蒲阴,望都,唐,北平。此时,北新成、蠡吾东属高阳国;南泽更名南深泽,与安国南属博陵郡;上曲阳回归常山郡。

到北魏终于一统北方时,中山郡已经成为新成立的定州首郡,这也是定州这个名字刚刚出现在历史中,它实际上是天兴三年由安州改来。此时的定州大概位于今河北中部,领郡五:中山,常山,巨鹿,博陵,北平。其中,晋时中山国的属县里,卢奴,魏昌,安喜,新市,唐仍属中山国,蒲阴,望都,北平属于新成立的北平郡。汉时的中山国属县里,上曲阳和毋极重新来属,安国,深泽仍属博陵郡。

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两汉魏晋的中山国,发现晋时的中山八县当为"中山"这一区域的核心,而安国、毋极和上曲阳亦是常属中山的一部分。这十一个县构成了不断变化中的中山国的大部分区域, 我们不妨把他们统称为"中山县"。

两汉以至魏晋,地方行政区划至少在方针和总体上变化不大:这期间,地方行政一直施行郡县两级制,而州是虚置的。但东汉末年的州牧制度彻底破坏了这一体系,等到晋朝试图重建这一体系时,郡县制已变得不伦不类:郡的数目大量增加,每个郡管的县变得很少,一郡辖三四县都成为平常,而在两汉,一郡下辖的县都在十五个左右。在以后西晋灭亡、北方沦丧,异族互相征战的岁月里,这种情况更加恶化,州的数目也开始膨胀了起来,原来的十三州瞬间扩充到上百,一个州可能只辖一到两个郡,有的郡,甚至只辖一个县。

于是有了高洋在大定七年的县域大合并。这场大合并的基本思想就是郡改县,传统中山诸县中,卢奴、魏昌、唐省入安喜,治原卢奴县;望都、蒲阴省入北平,治原蒲阴县;上曲阳改为曲阳;废安国县;毋极和新市不明,依施和金的《北齐地理志》,似乎未被废除或合并。

高齐的并县有合理的方面,多年的战争使得河北人口锐减,维持庞大的底层官僚实在是中央政府巨大的负担。但传统的县域政治毕竟已维持了将近八百年,它马上表现出强大的惯性,隋朝将被裁撤的县几乎一一恢复。

而我们不妨追随这十一个中山县以后的命运,看看它们的起落,甚至说不定能见微知著,从中看到中国地方行政区划变动的一些趋势和轨迹。

隋唐宋辽金的博陵郡、定州和中山府

隋朝重新建立了郡县制的两级行政体系,具体办法是撤除原来的郡,州直接辖县,此时的州相当于原来的郡,后来州甚至都被改成了郡的叫法。而到了唐朝,更过分的,每个州有了一个郡的别名,如恒州,也叫常山郡。

继承了中山郡地位的就是定州了,它却有个偷梁换柱的别名,叫博陵郡。本来汉朝有博陵郡,在今博野蠡县高阳一带。但不知为何,放着好好的中山郡不用,定州偏偏被叫了博陵。

大业年间,当时的博陵郡统县十:鲜虞(卢奴),北平,唐,恒阳(曲阳),新乐(新市),隋昌(魏昌),毋极,义丰(安国),深泽,安平。传统中山县几乎均在博陵郡内:只有被高齐合并为北平县的三县情况稍复杂:望都在开皇年间被复而大业年间又废;此时博陵郡内之北平已非旧日之北平,它的辖境实在是原来的蒲阴,而县治也接近原蒲阴而非原北平;而当年的真正北平县,被夺去名字之后,以永乐县的名称辖于上谷郡(易州),这是中山传统十一县中唯一不属博陵的县,而以后它也渐渐与它曾经的兄弟们渐行渐远。

而到了唐朝,据元和郡县图志,又被称为博陵郡的定州统县十:安喜(鲜虞),北平,唐,望都,恒阳,无极(毋极),陉邑(隋昌->唐昌),深泽,义丰。则望都被恢复,而安平外属深州。此时,那个真北平而永乐的县,改名为蒲城,仍属易州。而依旧唐志,则中景福二年,以无极和深泽为独立的祁州,之后,定州只统八县。

北宋时期,定州成为了边疆,其最北的北平县,也几乎是大宋最北的县了。而原来那个蒲城,南部被并入保州的保塞县,北部随易州一起落入了辽人之手。蒲阴既然已经叫北平,那蒲阴这个名字也可以拿来乾坤挪移了,义丰更名为蒲阴。景德元年,定州的蒲阴和祁州的无极交换。康定元年,省陉邑入无极,于是定州统县七:安喜,无极,唐,望都,新乐,北平,曲阳(恒阳)。徽宗年间,定州升为中山府。

在此之前,辽国兴起过程中也发生一件奇事:辽国一次攻陷定州后,掳当地人民北归,设立了四个侨县:檀州之行唐(行唐五代时曾短暂属定州),平州之望都、安喜,滦州之义丰。均以各县俘户所置。如今唐山大县迁安,正是原平州之安喜。

金国一统华北,地方上一仍宋制,有金一朝,中山府统县七:安喜,无极,唐,庆都(望都),新乐,永平(北平),曲阳。金末,升永平为完州。祁州统县三:蒲阴,鼓城,深泽。在原蒲城县境设满城县,隶属保州。

唐宋辽金诸朝,地方上事实施行的是道(路)-府(州、军)-县三级行政。三级行政对交通不发达的大帝国是合适的,但帝国中枢必然时时有对第一级地方官僚权利的担忧。因此,第一级的道或者路,一直在实置和虚置之间摇摆。

元朝以来的中山故地

蒙古人的元朝大大地改变了中国的行政区划思路。元朝引入了完全实置的四级行政区划方案:省-路-属州(属府)-县。在这种框架下,中山府终于被彻底一分为二:此时的中山十一县,存者为安喜,无极,新乐,唐,庆都,曲阳,蒲阴,满城(蒲城),完州八县一散州。其中,庆都,唐北属保定路直辖,完州为保定路下辖七州之一,蒲阴为保定路下祁州之附郭县;而安喜为真定路下中山府之附郭县,新乐、无极皆隶于中山府。

保定路、真定路皆在金朝保州、真定府基础上脱胎而出。唯有中山府被边缘化:北部的县被划入保定路,留一个尾巴作为属府划入真定路,这是中山地区自西汉1500年以来第一次不能以相对完整的二级行政区存在,而安喜县,也第一次沦落到仅被三级行政区附郭的地步。究其原因,保定的崛起应该是重要的原因,在宋朝之前,保定附近并未设县,但宋朝作为边疆军事要塞而设的保塞县,入金之后居然地位猛升而至保州,入元更是作为京南首城而存在,若说保定之崛起赖于北京之为都,那么中山的衰落也是北京为都的一个连锁反应吧。

明朝恢复三级行政体系:省(官方不叫省,叫布政使司)-府-县,但由于散州的存在,仍有省-府-州-县四级制的残留。

保定愈发强势,安喜衰落的趋势更加明显。保定为北直首府,辖中山县之唐县、庆都、完县(完州)、满城,并辖祁州
(原附郭蒲阴,后省蒲阴县)。真定辖无极,并辖定州(原附郭安喜,后省安喜县),及定州下属之新乐和曲阳。

清代几乎一仍明朝之旧,唯雍正年间,定州升为直隶州,并不再领新乐,而深泽自祁州来属。

民国尽废州辖县之制度,定州于是为定县,这是定州在历史上地位的最低点。共和国以来,中山县尚存者有定州市、新乐市、安国市、望都县、顺平县(完县)、唐县、无极县、曲阳县、满城县三市六县。除新乐、无极外尽属保定。

行政区划的未来——中山之外

前些年的谣言提到要在定州建立地级市,甚至有鼻子有眼地提到望都将成为定州的一个区。这是否可能呢?

很难。很多人的理由是保定和石家庄作为两个地级市,大得有些离谱,保定2.2万平方公里,除市区外下辖22个县级行政区;石家庄1.5万平方公里,除市区外下辖17个县级行政区,不管实在河北省还是全国范围内,都有点太大、太多了,因此拆分这两个地级市,在他们中间建立一个新的地级市,是有必要的。而这个处于保定和石家庄之间的地级市的首府,不管从历史地位,还是现实实力来看,非定州莫属。

好吧,我没有兴趣争论定州和正定哪个在历史上更辉煌。但是,保定和石家庄,真的太大了吗?

是啊,作为一个二级行政区来看,保定和石家庄确实太大了,可是,如果是一级行政区呢?它们好像不仅不大,还有点小了。

行政区划改革的原则是什么?我想,中山县们的历史告诉了我们几点:第一,必须保持县域区划的稳定性。这点几乎毋庸置疑,中国的县制已有两千多年的传承,任何对它的挑战都不免贻笑万年,如天保,如大业,如大跃进;第二,在中央政府能力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尽量保持行政区划的扁平性。上通下达,是建立行政区划制度的根本目的,层级越多,不可控的因素越多,而地方与中央的矛盾也就越多;第三,一级行政机构,不该有行政职能,而只应该有监察职能,汉朝之州,唐朝之道,元明清之省,孰优孰劣,自不待言。任何违反这三点的改革,都是历史的倒退。

而如今甚嚣尘上的增加省级行政区数量、弱化地级行政区的建议,与南北朝时增加州的数目,弱化郡的功能,又有何不同?

现代中国最优的行政区划,我的想象是,

将省虚化,仅保留司法部门和卫生、教育等服务性政府机构,尤其撤销首脑性的职位。

大的地级市,每个地级市下辖县的数目都应在15-20之间,由中央直辖。

若中国的地方行政,能一扫元代以来的积习,而恢复些许汉唐的朝气,其庶几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