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故事 唐县

唐县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上古的尧帝。所谓帝尧氏作,始封于唐,望都县在南。渺不可考的历史或者传说也许不能较真,但它绝对是全国少有的几个西汉设置、名称稳定的县之一。几次短暂的县名变动包括新莽的"和亲"、后梁的"中山"、后晋的"博陵",历时均短。最大的变化是北齐天保七年至隋开皇十六年之间的缺置,在那场席卷华北的县域大合并中,唐县与安熹、卢奴、魏昌诸县合并,新县取名安熹,治原卢奴城,即今天的定州市区。

唐县的县名稳定,它的沿革说起来就简单得很。可与稳定的县名相对应的,是它十分不稳定的县治。依唐县志所载《唐县故城考》,则古时唐有南北两城,北城在今唐县南北固城(水经注载,因此地晋魏时属望都,俗传为望都故城,郦道元认为唐县故城)。南城在今唐县长古城村,是尧初封之地。而晋魏时的唐县城则在今县城,隋移治今雹水村,唐宋治今西城子。宋以后则回到晋魏时的旧城,即现在的县城。以后因之。

这个说法流传甚广,以至于几乎成为标准。但其实谬误甚多:首先,晋时的县城绝不可能在今县城。应劭风俗记曰:唐县西四十里得中人亭。(应劭为晋人,所以此处 唐县应为晋时县城。)水经注则称中人亭在滱水之北。而据嘉靖唐县志,古滱水在今下素村东流,在留泉连颐村入望都界。则中人亭应在下素村与连颐村之间,这其中任何一地距今唐县城都不及汉制四十里。而郦道元对晋代唐县其实有考证,认为即是唐县南城,其距中人亭(北魏时中人亭尚在)正好四十里,若依郦说,则晋时唐县城应在今连颐村附近,而中人应在北罗镇一带。

其次,郦道元既称晋时县城为故城,则北魏时县城一定在他处,却无法考证。北齐省唐县,于是县城废弃三十年,到隋重置时,旧县城已湮没,旧唐志称:旧治古公城(唐县志称治左人城,疑误),圣历元年,移于今所。当是隋开皇年间重置时即设在古公城,而武则天称帝后,移治于唐时县城。元和郡县图志对唐时县城有详细描述:距孤山五十四里,距倒马关一百一十三里,滱水东岸,则其地在雹水、西城子一带是可能的。但西城子最近的发掘结果表明:其城是春秋晚期的城池,并无后代重修,因此,西城子本身(我觉得它可能是郦道元所称的中山城)并不是唐时的唐县故城,但唐县县城可能在附近。

然后,以讹传讹的效果是,因为古公城被误作了左人城,而雹水又被凭空封为隋时唐县城,因此雹水被认为是左人城遗址,实在荒谬。水经注引应劭语:中人城西北四十里。且滱水迳左人城南,究其距离地形,或在今唐县白合镇一带。

考据古时城池实在是件费心费力又不讨好的事,往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又都能看似自圆其说;对他人的看法,又总发现百般疏漏。这正是因为古籍浩淼,其中既有详细考证之属,又不乏鱼目混珠之类。符合所有书籍记载的描述完全不可能,而记载的置信度高低,又很难判断。加上中国古代的度量衡时常变化,那些有零有整的里数也无法作为验证地址的精确手段。如此说来,头大也是必须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