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骑行-6月3日-赤城到北京

从赤城到北京,总要先到雕鹗镇,这时候,可以往东走到燕山天池,也就是百里画廊西边的起点,然后或者从永宁-解字石下去,或者从旧县-柳沟下去;还可以从雕鹗继续南行,反爬大海陀,然后下到张山营,沿G6辅路也就是我来时的路回去。按说这几条路线的北京部分对我来说都很熟悉,但我还是挑了相对最陌生的海陀线。毕竟,没爬过海陀,下一下也是好的嘛。

十点出发,到雕鹗是先上后下,二十公里一个小时,还是慢慢骑得节奏。继续顺着241省道南下一段后,就上了082乡道,反爬大海陀的路上,一路缓上,昨天的疲劳似乎在今天到来了,速度始终提不起来,山谷间的路极美,兴致却也提不起来,几乎是挣扎着来到了闫家坪,最后一公里的中坡反而让我稍稍激发了一下,然而这时已到山顶了。

山顶就是北京河北的分界点,上面写着关于延庆的标语,一如四海、百里画廊或者康张路上的标语,似乎还跟骑行有关。下了一段,我突然感觉这坡有点不太对劲——太陡了!

在路边停下来看了看山下的路,简直让我瞠目结舌,混乱的发卡弯像往某个中心凑一样,连从上往下看都这么恐怖,他们是怎么爬的这玩意?但惊叹过后,我还是直接放坡下了。

很快到达张山营,我这才发现来时以为的上坡后的镇中心根本不存在,其实镇中心应该在东边。

食言地又走了几百米110国道,康张路,西官路,维持着20的均速,青龙桥隧道,这次下得很爽。八达岭稍微走错了路,不过还好马上发现了(因为错的路很快就不能走了,囧)。两公里的坡,然后基本全下坡到南口。阳坊温泉颐和园的路只能是轻车熟路,唯一的问题是今天下坡太多,手被震得太疼了,几乎已经握不了把。

因为手疼,市区里的路几乎是跪回来,回到学校已经是八点半了。

乱曰:

就这么完成了这次张北的骑行,第一天从北京到下花园,码表上显示走了180公里,第二天从下花园到张北,120,第三天第四天在张北骑游,台路沟水库和407县道,每天40公里左右。第五天从张北沿草原天路到桦皮岭到赤城,包括那些冤枉路,应该有180+,第六天从赤城到北京,160+。六天七百多公里的路,长途的四天每天的海拔提升都在1300以上,第五天surge直接给算了4w步,话说这要是苹果应该能算个8w吧?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强的。无数次觉得要跪在半路上了,但都挺了过来;无数次痛恨自己之前的傻逼选择,但事情发生,唯有解决;无数次时间或者路况或者路本身与想象严重不符而慌张,但告诫自己要胆大心细,勇敢向前,然后果然一切担忧只是浮云。

但恢复能力还是不够,张北那两天的休息至关紧要,更多亏了大贤一家人的照顾,才让我在两天后满血复活,终于骑了天路东段。

还有什么吗,对了,要永远爱爬坡,爬坡不推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