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骑行-5月29日-北京到下花园

简直是骑行以来最艰难的一天。

考虑到明天可能的连续爬坡,我一直在收着骑,不敢过分用力,但状态实在是太糟了。在爬居庸关和八达岭的时候,有个同样骑细轮山地的哥们超过我时还推了一把,难道我看起来在这时候就已经不行了?我还是挺想跟住他的,可是没等我把车摇起来,一个拐弯,他已经不见了,所以我继续慢慢地爬。

青龙桥隧道本身是个2.8公里的上坡,理论上来说自行车是不能通过的,我一路心惊胆战地骑过,途中觉得这个隧道真是长得没了头。

今天上坡的路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时间也到了正午,我连续错过了几个可以补给和吃饭的地方,饥肠辘辘也骑不动了,于是决定到康庄子吃饭。G6辅路搞得我晕头转向,在看地图时突然惊觉,G6过官厅水库的大桥只有高速可以通过,这对我的意念是个重大打击:看起来近在咫尺的怀来县城突然变得遥不可及了,而我必须得绕到张山营取走110国道。沮丧的情绪占据了我的大脑,而在意识恍惚的骑行过程中,直接从康庄镇外穿过去了,到张山营再吃饭吧,反正也只有13公里,我告诉自己说。

烈日,下午两点,路上几乎没有人,简直体会不到骑行的乐趣了,看到路边“魅力延庆,快乐骑行”之类的海报和雕塑,我觉得它们分明实在嘲笑着我。到张山营的时候看到我以为的进到镇里的路要爬坡,于是再次推迟了吃饭的打算。

110国道是我能想象的最糟糕的骑行路线了,一路都是破败失去生气的村庄,所有的小饭馆最后一次开门时间看起来都是二十年前。在下沙吃了半碗炒饼后,终于来到了北京河北边上,连绵不断的进京的大卡车堵了两三里路,连出京方向的车道也被这些车挤满了。逃脱出令人烦躁车阵之后,我发誓回来的时候再也不走这条路了。

吃饭的时候和大贤聊了一会,虽说我装怂说今天晚上够呛到宣化,但我心里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只到下花园对那时的我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

但那时的我不是这时的我。

不知什么时候,大腿抻了一下,有点抽筋的感觉,膝盖一打弯就会隐隐地疼,维持正常的踏频非常困难,而连续的起伏路有很难用大盘。在到怀来之前,我还好暇以整地观看周围光秃秃的风景,什么土木堡之类的。可是过了怀来县城,情况有些不对。

我确切地感到自己情绪已经崩溃了,一直在喝水,一直关注着右腿不那么明显的疼痛,一直在咒骂着身边的大卡车,永远的逆风,还有连续不断的缓上坡。空气也糟糕,路况也糟糕,心情更糟糕,我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这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七点半来到下花园,这是个干净的小镇,而我也实在没有能力再去赶二十几公里的路到宣化了,所以直接住在了这。一个人的骑行,太难了,第一天就这样,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