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6月 14

[顾颉刚]两汉州制考

一 《汉书·地理志》述西汉州制的矛盾说

事情有似乎没有问题而实在蕴蓄着很重大很繁复的问题的;有记载似乎很丰富,时代也不算很古,然而竟难明其究竟的。这种事情到处可见,秦的郡制是一例,汉的州制也是一例。

《汉书·武帝纪》,元封五年:

初置刺史,部十三州。

又《百官公卿表》云:

武帝元封五年,初置部刺史,掌奉诏条察州,秩六百石,员十三人。

这是汉代立州制的初见。司马迁作《史记》在太初元年(据王静安先生《太史公系年考略》所定),已是武帝置了十三州刺史的第三年了,但《史记》里对于这个很重要的制度毫未提及,煞是可怪。这也说不定司马迁已记于《今上本纪》中,后来亡失了。(《汉书·司马迁传》云,“十篇缺,有录无书”。颜师古引三国时张晏注云,“迁没之后,亡《景纪》,《武纪》……”)最不幸的,《史记》里有《河渠书》,又有《货殖列传》,已做了些零碎的地理记载,却想不到做一篇完整的《地理书》。假使有这一篇,我们的古代史和汉代史里不知可以减去多少问题。

《史记·天官书》中,有分野的一段,说

角,亢,氐,兖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牵牛,婺女,扬州。虚,危,青州。营室至东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觿,参,益州。东井,舆鬼,雍州。柳,七星,张,三河。翼,轸,荆州

这段文字如出于司马迁的手笔,或他抄自别的天文学家之书,则必在元封五年之后,因为已把梁州改变益州。但他虽分周天为十三野,而于《禹贡》和《职方》之外多出的两部乃是三河与江湖,三河为畿辅,江湖仍为扬州,与武帝的十三部制不相应。

其后州郡之制经过王莽的改变,光武帝的改变,当时也都没有很清楚的记载流传下来。直至东汉明帝时,班固始在《武帝纪》及《百官公卿表》中写了上面这两条。他又在《地理志》的序论上说:

至武帝攘却胡越,开地斥境,南置交趾,北置朔方之州,兼徐梁幽并,夏周之制,改雍曰凉,改梁曰益,凡十三部,置刺史。

这句话原是说得很明白的。《禹贡》(所谓夏制)的九州为“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现在“改雍曰凉,改梁曰益”,是武帝的十三州中有“冀,兖,青,徐,扬,荆,豫,益,凉”九州了。《职方》(所谓周制)的九州是“扬,荆,豫,青,兖,雍,幽,冀,并”,比较《禹贡》,缺少了徐梁而多出了幽并;现在兼采周制,是武帝的十三州中又有“幽,并”二州了。再加上了攘却胡越的结果,“南置交趾,北置朔方之州”,又多出了这二州。“冀,兖,青,徐,扬,荆,豫,益,凉,幽,并”十一州是袭旧的,“交趾,朔方”二州是创新的,总凡十三州。这当然没有发生问题的余地。

不幸班固在《地理志》中不曾以州为纲,以郡为目,使得读者对于州郡的辖属没法一目了然。又不幸班固在若干郡名之下记了所属之州,而这些州名却不能与其序论所述的完全吻合。更不幸的,班固没有把一百零三个郡国所属之州完全记出,使得学者们枉费许多精力去推敲西汉州郡的分配。他虽好意写了两卷《地理志》,但传给我们的乃是一篇糊涂账!

现在把《地理志》中记着的若干郡国所属之州完全抄出,按照了《志》中的次序加上数目字,如下:
(一)云“属司隶”的有两个,是:
(8)河内郡 (9)河南郡
(二)云“属冀州”的有九个,是:
(22)魏郡 (23)钜鹿郡 (24)常山郡 (25)清河郡(84)赵国 (85)广平国 (86)真定国 (87)中山国(88)信都国
(三)云“属并州”的有九个,是:
(6)太原郡 (7)上党郡 (62)上郡 (63)西河郡(64)朔方郡 (65)五原郡 (66)云中郡 (67)定襄郡(68)雁门郡
(四)云“属幽州”的有十个,是:
(26)涿郡 (27)勃海郡 (69)代郡 (70)上谷郡(71)渔阳郡 (72)右北平郡 (73)辽西郡 (74)辽东郡(75)玄菟郡 (76)乐浪郡
(五)云“属兖州”的有八个,是:
(10)东郡 (11)陈留郡 (19)山阳郡 (20)济阴郡(31)泰山郡 (94)城阳国 (95)淮阳国 (97)东平国
(六)云“属青州”的有六个,是:
(28)平原郡 (29)千乘郡 (30)济南郡 (32)齐郡(33)北海郡 (34)东莱郡
(七)云“属徐州”的有四个,是:
(35)琅邪郡 (36)东海郡 (99)楚国 (101)广陵国
(八)云“属豫州”的有五个,是:
(12)颍川郡 (13)汝南郡 (21)沛郡 (96)梁国(98)鲁国
(九)云“属扬州”的有五个,是:
(17)庐江郡 (18)九江郡 (38)会稽郡 (39)丹阳郡(40)豫章郡
(一〇)云“属荆州”的有七个,是:
(14)南阳郡 (15)南郡 (16)江夏郡 (41)桂阳郡(42)武陵郡 (43)零陵郡 (103)长沙国
(一一)云“属益州”的有八个,是:
(44)汉中郡 (45)广汉郡 (46)蜀郡 (47)犍为郡(48)越郡 (49)益州郡 (50)牂柯郡 (51)巴郡
(一二)云“属交州”的有六个,是:
(77)南海郡 (78)郁林郡 (79)苍梧郡 (80)交趾郡(81)合浦郡 (83)日南郡

据上表看来,比较叙论所说,多出了一个“司隶”,缺少了一个“朔方”,至于“朔方郡”则是不属于朔方部而属于并州的;又“凉州”一名也不曾提起。为什么他一个人的话会这样地参差呢?

班固所记的属于某州的郡国一共七十九个,此外没有记的尚有二十四个,列举如下:

(1)京兆尹 (2)左冯翊 (3)右扶风 (4)弘农郡
(5)河东郡 (37)临淮郡 (52)武都郡 (53)陇西郡
(54)金城郡 (55)天水郡 (56)武威郡 (57)张掖郡
(58)酒泉郡 (59)敦煌郡 (60)安定郡 (61)北地郡
(82)九真郡 (89)河间国 (90)广阳国 (91)甾川国
(92)胶东国 (93)高密国 (100)泗水国 (102)六安国

猜想他所以没有写明的缘故,似乎并无什么重要理由,而只由于一时的脱漏或传钞的佚失。例如广阳国于高帝时为燕国,当然属幽州。又如临淮郡在东海郡之南,广陵国之北,当然属徐州;九真郡在交趾郡之南,日南郡之北,亦当然属交州。但为什么做的人要脱漏,钞的人要佚失,为了他们的粗心害我们得不到正确的智识呢?

晋司马彪作《续汉书·郡国志》,以州为纲,以郡为目,记东汉一代的州郡制度非常清楚。凡《汉书》所脱漏的属州,拿他的书一比较就明白了。今补记如下:

(一)属“司隶”的五个———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弘农郡,河东郡。
(二)属“冀州”的一个———河间国。
(三)属“凉州”的十个———武都郡,陇西郡,金城郡,天水郡(永平十七年更名汉阳郡),武威郡,张掖郡,酒泉郡,敦煌郡,安定郡,北地郡。
(四)属“幽州”的一个———广阳国(和帝更为郡)。
(五)属“青州”的三个———甾川国,胶东国,高密国(三国省属北海国)。
(六)属“徐州”的两个———临淮郡(永平十五年更名下邳国),泗水国(建武中省入广陵郡)。
(七)属“扬州”的一个———六安国(建武十三年入庐江郡)。
(八)属“交州”的一个———九真郡。

这一笔西汉州郡的账既这样地弄清楚了,似乎该得开一个总清账出来。因此,南宋初吕祖谦的《大事记》(《解题》卷十二)就说:

汉孝武皇帝开封五年,……初置刺史部十三州。……
司隶校尉部———京兆,扶风,冯翊,弘农,河内,河南,河东———凡七郡。
豫州刺史部———颍川,汝南,沛郡;梁,鲁国———凡三郡,二国。
冀州刺史部———魏,钜鹿,常山,清河郡;赵,平于(原注:宣帝改曰广平),真定,中山,信都,河间国———凡四郡,六国。
兖州刺史部———陈留,山阳,济阴,泰山,东郡;城阳,淮阳(原书此二国作“任城,济北”,乃系东汉制,误;兹据王应麟《通鉴地理通释》所引改),东平国———凡五郡,三国。
徐州刺史部———琅邪,东海,临淮郡;泗水,广陵,楚国———凡三郡,三国。
青州刺史部———平原,千乘,济南,北海,东莱,齐郡;菑川,胶东,高密国———凡六郡,三国。
荆州刺史部———南阳,江夏,桂阳,武陵,零陵,南郡;长沙国———凡六郡,一国。
扬州刺史部———庐江,九江,会稽,丹阳,豫章郡;六安国———凡五郡,一国。
益州刺史部———汉中,广汉,武都,犍为,越,益州,牂柯,蜀郡———凡八郡。
凉州刺史部———陇西,金城(原注:昭帝置),天水,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安定,北地———凡九郡。
并州刺史部———太原,上党,西河,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上郡———凡九郡。
幽州刺史部———勃海,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玄菟,乐浪,涿,代郡;广阳国———凡十郡,一国。
交州刺史部———南海,郁林,苍梧,交趾,合浦,九真,日南———凡七郡。

这一篇账原是把《汉书·地理志》和《续汉郡国志》合在一起看时所必应有的结果。只有两点和我们上边开的不同:其一,缺了一个巴郡,所以百三郡国变成百二。这大约是他一时的脱漏。其二,武都郡不入凉州而入益州。这却有个原因在。《武帝纪》,元鼎六年,“定西南夷,以为武都,牂柯,越,沈黎,文山郡”。武都之地既在西南夷的范围里,当然应与牂柯,越等郡都属益州,为什么要单单把它隶属凉州呢?

当吕祖谦开出这篇总清账时,原想揭露武帝时的州郡的真面目的。所以他把广平国改书“平于”,下注云“宣帝改曰广平”,又于金城郡下注云“昭帝置”,见得凡是没有加注的都是武帝时的原样。可是武帝平朝鲜置四郡,为什么只记了玄菟和乐浪而忘却了真番和临屯呢?平南越置九郡,为什么只记了南海等七郡而忘却了珠崖和儋耳呢?还有平西南夷后所立的文山郡乃是到宣帝时才取消的,为什么也不记上呢?这种地方,可说他进退失据。

可是,自从吕祖谦有了这样的排列,其后徐天麟作《西汉会要》,王应麟作《通鉴地理通释》,以至于清顾祖禹作《读史方舆纪要》(历代州域形势),钱坫作《汉书地理志集释》,没有不照样写的。这个单子竟成了八百年来的定论!

我们现在就拿了这个“差不多成为定论”的单子来比较《汉书·地理志》的序论中“没有发生问题的余地”的十三州制,于是冲突立刻起来了:

其一:序论中并没有提到“司隶”而此有“司隶校尉部”。考《汉书·百官公卿表》,司隶校尉为武帝征和四年所置,察三辅(京兆,冯翊,扶风),三河(河内,河南,河东)和弘农。置刺史部十三州事在元封五年,前于置司隶十六年。司隶既应为十三州之一,然则置刺史时尚没有司隶,为什么不为十二州而为十三州?

其二:序论中明云“武帝攘胡,北置朔方之州”,为什么在这个单子上不见有“朔方州”(或朔方部)而但见有朔方郡?又为什么这个朔方郡乃是属于并州的?朔方郡既属于并州了,然则序论中说的“兼徐梁幽并,夏周之制”,早已将朔方郡包括在里面,为什么又要说“北置朔方之州”?

其三:序论中说“南置交趾之州”,而此有“交州”,那么,这一州应当唤作交趾呢,还是交州呢?

这第三问题仅关名称,可视为不很重要。至第一,二问题则关于实际的地理区画,而班固一人的话,《汉书·地理志》一篇的文字竟会如此冲突,这不够人疑惑吗?然则武帝时的十三州究竟有司隶呢,还是有朔方呢,还是两者都有或都无呢?都有,就成了十四州;都无,就成了十二州:这都不合于十三之数。所以我们可以断说:二者之间必仅有其一。

二 对于上述矛盾说的解释四种

从前的学者有一个癖性,是喜欢为古人“圆谎”。他们觉得,古人是没有不对的,只是后世的学者领会不到他的真意思而已。所以,他们只要把古人说话的不可通处委曲宛转地讲通了,就算捉住了这个真意思了。这固然是一番好意,但从此是非不明,而且增加了许多葛藤,为学术界贻下无穷之累。因此,他们对于西汉州制的问题,虽和我们同样地感到班固的话的牴牾,然而永不肯公然责备班固,只想替他设法解释,希望把这些牴牾化成了不牴牾。现在试就我们所能找到的材料,顺了年代写下去。

第一,是唐初所编的《晋书·地理志》。它在总叙中说:

改雍曰凉,改梁曰益,又置徐州,复夏旧号,南置交趾,北有朔方,凡为十三部。(颉刚案,凉,益,荆,扬,青,豫,兖,徐,幽,并,冀十一州,交趾,朔方二刺史部,合十三部。所以云“又置徐州”者,周制《职方》无徐州也。)

这是很明显地取了班固的第一说。但它于并州条则云:

汉武帝置十三州,并州依旧名不改,统上党,太原,云中,上郡,雁门,代郡,定襄,五原,西河,朔方十郡。又别置朔方刺史。

那么,它又取了班固的第二说,把朔方郡归入并州了。不过这位作者也觉得内容有些冲突,乃作一调停之说曰“又别置朔方刺史”。试问朔方郡属了并州,已有并州刺史去监察了,还要这个朔方刺史干什么?若说一位并州刺史,一位朔方刺史,同监这朔方一郡或数郡,试问他们的权限又将如何划分?

第二,是颜师古的《汉书注》。《汉书·平当传》云,“坐法,左迁朔方刺史”。颜注云:武帝初置朔方郡,别令刺史监之,不在十三州之限。他所以这样说,一来是为《汉志》朔方郡下明明有“属并州”之文,不能自立为一州;二来是为班固的第二说中已有司隶凑足十三州之数,更插不下朔方了。颜师古注《汉书》,人称为“班氏功臣”,而对于这一点也无法办,足见这个问题的棘手。

绍述颜师古之说的,有王鸣盛。他在《蛾术编》三十八《汉十三部》条说:

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幽,并,营,此唐虞之十二州也。

汉无营州,其十一州皆有之,但改梁名益,改雍名凉,而又南置交趾,北置朔方之州,凡十三部,部刺史员十三人,此见于《地理志》,《百官表》,及师古所引胡广《记》者也。据文,似十一州外添交州朔方为十三部。但河内河南三郡注云“属司隶”,而各郡国无属朔方者。《百官表》,“司隶校尉,武帝征和四年置,察三辅,三河,弘农”。三辅是京兆,冯翊,扶风,三河是河内,河南,河东,《续郡国志》此六郡与弘农正属司隶。东汉如此,西汉可知。……且《地理志》叙首虽云“置朔方之州”,而朔方刺史果亦在员数之内,则朔方郡宜专属之矣;今乃注云“属并州”,则知所谓十三部者实是于旧十一州外添交州与司隶为十三,朔方不数。《平当传》,“当以丞相司直坐法左迁朔方刺史”。师古曰,“武帝初置朔方郡,别令刺史监之,不在十三州之限”,是也。

其后迮鹤寿校释《蛾术编》,又于《省并朔方》条下说:

建武……十一年,省减朔方刺史,并入并州。盖朔方郡本属并州部内,因地方辽阔,故别置刺史以纠察之。则知此一刺史本不在十三部之内,故虽大员可以省减也。

看了颜师古的话,朔方刺史只监朔方郡一郡。看了迮鹤寿的话,则因并州地方辽阔所以有两刺史。但是,为了一郡而设置一刺史,这位刺史岂不成为监察这郡太守的专官,太守何太苦?刺史何太闲?况且郡国百三,何以特设刺史的只有这一郡?至于地方辽阔,并州远不及幽,凉,益诸州;若并州设两刺史,幽凉诸州岂不要设三四个刺史?而且如嫌地广,尽可别分为州,何以不分州而但分刺史?若说朔方一郡太大了,故须特置刺史,然则比了他郡,会稽,豫章,南海都特大,为什么扬交等州不再别置刺史?若依王鸣盛之言,“东汉如此,西汉可知”,西汉的没有朔方一州可藉东汉制而证明,这话又嫌太。东汉与西汉既不同时,为什么不容改变州制呢?

第三,是唐杜佑的《通典》。他在州郡序目中说:

汉兴,……开越攘胡,土宇弥广,改雍曰凉,梁曰益,又置徐州,复禹旧号,南置交趾(初为交趾,后为交州),北有朔方(初为朔方,后为并州),凡为十三部刺史(司隶,并,荆,兖,扬,豫,冀,幽,青,徐,益,交,凉),而不常所理。至哀平之际,凡新置郡国六十三焉。

可见他也根据了班固的第二说,以司隶为武帝定州制时的一州,而以朔方郡为西汉时(哀平前)并入并州的,以交趾部为西汉时改名交州的。这样,似乎对于班固的第一说也不算冲突。但哀平以前,何年改交趾为交州?何年并朔方于并州?在朔方未并入并州时,与司隶并立,何以不云十四州而云十三州?这种问题不知他想怎样地解决。如其一起推说为史书的脱误,那么,未免脱误得太多了吧!(其后郑樵的《通志》,马贵与的《文献通考》,都祖述了杜佑之说,于是这个解释也就很占势力了。)

第四,是宋吕祖谦的《大事记》。他开了那篇西汉州郡清账,已完全承受了班固的第二说,但于《司隶校尉部》下又注道:

按《前汉志》,司隶校尉,武帝征和四年初置,察三辅,三河,弘农,则今年初置十三部,尚未有司隶校尉也。

可见他也心知这篇清账是不很伏贴的。但他以为从征和四年起,这篇账是不错的了。所谓“十三州”,乃是征和四年的制度而不是元封五年的制度。然则何以解于朔方之有刺史呢?他道:

胡广《记》云,“汉分雍州,置朔方刺史”,雍州即汉凉州也。以广之言考之,则凉州疆域阔远,分朔方诸郡,别置刺史察之,是凉州有两刺史也。

他引了胡广的话,以为朔方是从雍州里分出来的,雍州即凉州,朔方既有刺史,可见凉州一部中设有两刺史。照他所讲,是当西汉时,刺史部有十三,刺史员有十四。可是胡广的话是可以这样解释的吗?(理由详下第五章。)而且既把朔方定在凉州了,又何以解于《汉志》所说的“朔方郡,属并州”呢?

王应麟的《通鉴地理通释》卷二“十三部”下完全采取了吕氏的两说,但他觉得吕氏的第一说只能适用于征和四年之后,与“元封五年,初置刺史,部十三州”的话不能恰合,于是作一转圜之说曰:

汉十三部:关中三河,司隶自察之。刺史所以有十三员者,征和以前,司隶所统亦有刺史察之也。

他以为在征和以前,关中三河也设刺史,这刺史是十三部之一;征和以后,关中三河始设司隶校尉,这司隶仍是十三部之一。即此可见他还坚持班固的第二说,只因嫌两说的冲突,故在元封五年至征和四年之间添上了一位监察关中三河的刺史。事情固然很好,可是证据在哪儿?

迮鹤寿的态度和王应麟略同。虽然他确守《汉志》之说,谓朔方郡属并州而不属雍州,在这一点上和王氏有异,但他说:

征和以前未有司隶,则三辅,三河,弘农必专设一刺史以纠察之,逮征和四年乃改为司隶校尉耳。……三辅为京畿重地,岂有不专设一刺史者。……三辅刺史部京兆等七郡。……自征和四年始,司隶校尉一人察京兆等七郡,刺史十二人察十二州。……惟朔方郡……添设一刺史以纠察之,不在十三人之内。(《蛾术编》卷三十八“汉十三部”条按语。)

这时把王氏猜测的话实定了。我们倘肯不问证据,这个问题也算有了完满的解决了。

至于交趾或交州的名称问题,王应麟虽也引胡广《记》,说“置交趾刺史别于诸州”,但又说:兼夏周之制为十一州,新置交州,并司隶所领为十三部。可知他也已承认了汉武帝时即名交州的。

综合以上所言,则王应麟意想中的元封五年十三部,是:(一)关中三河刺史部(后改司隶校尉部),(二)豫州刺史部,(三)冀州刺史部,(四)兖州刺史部,(五)徐州刺史部,(六)青州刺史部,(七)荆州刺史部,(八)扬州刺史部,(九)益州刺史部,(十)凉州刺史部(别置朔方刺史部),(十一)并州刺史部,(十二)幽州刺史部,(十三)交州刺史部。这果然合于颜师古的“朔方不在十三州之限”的一义,但终不能合于班固的“北置朔方之州”的第一说以及“朔方郡属并州”的第二说。

以上四种解释,都由于班固的话自相牾而来。综括起来,为下列诸说:
(一)《晋志》既承认朔方为一刺史部,而又以朔方郡属并州。
(二)颜师古以为朔方刺史不在十三州之数。
(三)《通典》既承认有朔方交趾二刺史部,而以为自汉武帝以来即将朔方属并州,交趾称交州,合司隶为十三部。
(四)吕祖谦以为凉州之地有凉州和朔方两刺史。
(五)王应麟以为汉武帝初于关中、三河置刺史,后改司隶。

朔方究竟是独立的一州,还是它州的附庸?如其是附庸,究竟是附庸于并州,还是凉州?武帝定州制时的十三部中,究竟把关中三河放进去呢,还是不放?如其放进去,这监察的人员是刺史呢,还是司隶?这种种问题,看了这种种解释,不但不了然,反而更增加了混乱的程度。他们枉费了许多气力,而对于西汉州制的实际情形依然无法明白。这不能不责备他们立于“调人”的地位,用了“圆谎”的方法,以致把事情弄僵。假使他们肯早说一声“班固的话是自相矛盾的”,这些问题也就早解决了!

除了以上数说之外,还有一个独立的解释,老实说西汉是十二州而非十三部。主张这一说的,是唐许嵩。他在《建康实录》上说:

汉武帝……始放虞舜置一十二州刺史,以领天下诸郡,则《虞书》所谓“咨十有二牧”;扬州是其一焉。(卷一)

能够这样,倒也爽快,只是可惜没法压没证据!

三 《汉书·地理志》郡国记载的时代分析

要批评《汉书·地理志》中的州制的是非,先须研究那些郡国是什么时候的制度。郡国的时代既定,我们始可有一个标准去量度注文所说的“属某州”的话是出于什么时代的。依照一般读者的眼光,似乎这些郡国尽是汉武帝立州制时所有的。稍微严格一点,也不过像吕祖谦的指出广平国和金城郡两条而已。现在我们要用了更严格的眼光对待它。十三州制既为武帝元封五年所创,则这些郡国除掉在这年之前设立的可以不计外,看有哪些是出于这年之后的。下面分为更改,新置,罢并三类去把这些事实排比起来:

(甲)更改:
(1)武帝时:
a.京兆尹———先为中内史,太初元年更名,见《志》。
b.左冯翊———先为左内史,太初元年更名,见《志》。
c.右扶风———先为右内史,太初元年更名,见《志》。

(2)宣帝时:
a.广阳国———高帝时为燕国,昭帝元凤元年为广阳郡,宣帝本始元年更为国,见《志》。
b.高密国———故齐;文帝十六年别为胶西国,本始元年更为高密国,见《志》。
c.广平国———武帝征和二年置为平于国,宣帝五凤二年复故,见《志》。
d.东平国———故梁国,景帝中六年别为济东国,武帝元鼎元年为大河郡,宣帝甘露二年为东平国,见《志》。
e.信都国———景帝二年为广川国,宣帝甘露三年复故,见《志》。
f.楚国———高帝置,宣帝地节元年更为彭城郡,黄龙元年复故,见《志》。

(乙)新置:
(1)武帝时:
按据《地理志》,张掖酒泉两郡开于太初元年,武威郡开于太初四年,敦煌郡则后元元年分酒泉置,事皆在元封五年后。但据《武帝纪》,则元狩三年云,“秋,匈奴昆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合四万余人来降,置五属国以处之,以其地为武威酒泉郡”,又元鼎六年云,“遣浮沮将军公孙贺出九原,匈河将军赵破奴出令居,皆二千余里不见虏而还,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张掖敦煌郡,徙民以实之”,然则四郡之设皆在元封前。《纪》中所言,有事可据,自较《地理志》为可靠。故今不录。

(2)昭帝时:
a.金城郡———始元六年,取天水,陇西,张掖郡各二县置,见《纪》及《志》。

(丙)罢并:
(1)武帝时:
a.沈黎郡———天汉四年罢,并入蜀郡,见《后汉书·西南夷传》。

(2)昭帝时:
a.儋耳郡———始元五年罢(并入珠崖),见《纪》。
b.真番郡
c.临屯郡———上二郡皆始元五年罢,并入乐浪玄菟,见《后汉书·东夷传》。
d.象郡———元凤五年罢,分属郁林牂柯,见《纪》。

(3)宣帝时:
a.文山郡———地节三年罢,并入蜀郡,见《纪》。

(4)元帝时:
a.珠郡———初元三年罢,见《纪》。

现在《汉书·地理志》中,于武帝所罢的沈黎郡,昭帝所罢的儋耳诸郡,已一概不记上,而于昭帝所置的金城郡,宣帝所更改的广阳诸国,则一概都有,足见班固是把西汉末年的地方制度作为他的标准的。序论中虽把汉武帝置十三部刺史的事做了结束,但他并不想做武帝时的地志。所以他在京兆尹下记了平帝“元始二年”的户口数,见得全篇所记的户口数都是那一年的,于是全篇的地方制度也分明根据的是那一年的版籍了。班固根据的是西汉之末的版籍,他确实有心做成一部西汉的《地理志》。所以光武帝所并省的郡县,他不并省。光武帝和明帝所改名的郡县,他不改名。例如东郡寿良县,光武帝因他的叔父名良,改名寿张(见应劭注),但班固仍作寿良。避讳的尚且如此,何况不是避讳的呢!

不幸他终究是一个东汉人,耳濡目染,易为习俗所移,不能严格保守这个“西汉末年”的标准,因此,往往于不知不觉之间把东汉的地方制加进去了。今举数例:

(一)《续汉·郡国志》云,“零陵郡:夫夷,……故属长沙”,是则此县在西汉时当属长沙国。现在《地理志》里,夫夷也在零陵郡。

(二)《地理志》汝南郡慎阳县,颜师古注云,“‘慎’,字本作‘滇’,音真,后误为‘慎’耳。……阚骃云:永平五年失印更刻,遂误以‘水’为‘心’”。如阚氏之说果实,则滇阳的改作慎阳乃是东汉明帝时事。

(三)《郡国志》“代郡”下引《古今注》曰,“建武二十七年七月,属幽州”,可见此郡在西汉时是不属幽州的。按代与云中,雁门等郡都是赵武灵王新辟之地,云中等属并州,则代亦当属并州。然而《地理志》竟云“代郡,属幽州”!

(四)《郡国志》于“鲁国”下注云,“本属徐州,光武改属豫州”,可见此国在西汉时是属徐州的。然而《地理志》竟云“鲁国,属豫州”!

这是他把东汉制溷入西汉制的最显著的证据!我们既知道他有这些错乱,就可把上面所举的自相冲突的两说审查一下。

我们看了《续汉·百官志》说:

司隶校尉,……孝武帝初置,……成帝省。建武中复置,并领一州。

于是可以断然说:司隶虽是西汉的官,但其“并领一州”乃是“建武中”的制度!同样,看了《后汉书光武帝纪》说:

(建武十一年)省朔方牧,并并州。

当然又可以断然说,朔方牧(朔方刺史)的取消,以及朔方诸郡的隶属于并州,乃是“建武十一年”的新制!这两件事既已弄明白,就可知道朔方刺史部是设于武帝而废于光武帝的;司隶虽也设于武帝,但其管领一州则是始于光武帝的。又可知道,班固的第一说为西汉制,第二说为东汉制。西汉的十三部,有朔方,无司隶,不就切实证明了吗?武帝“南置交趾,北置朔方之州”,朔方虽为一州而不以“州”为名,交趾自然也不以“州”为名了。到光武时,朔方诸郡属于并州而称州了,剩下一个交趾自然也只得称“交州”了。所以,前面缠绕不清的十三部问题和交趾名称问题,得此时代的分析,而后连环可解。我们只须把东汉的制度从西汉的《地理志》里清出去,便已尽了研究史学的责任,正不必为班固设法圆谎!

四 废除尘障后对于西汉州制的推测

我们既已知道《汉书·地理志》糅杂两代制度,又知道除此之外更无记载西汉地理的专书,那么,既有为我们所能发见的,自必有为我们所不能发见的,完全而真实的西汉制度将无法得着。我们现在只有推测一个大概。

我觉得,西汉的分州,《汉志》叙论的话是不错的。这十三部是:

(1)冀州刺史部 (2)兖州刺史部 (3)青州刺史部(4)徐州刺史部 (5)扬州刺史部 (6)荆州刺史部(7)豫州刺史部
以上七部,大致为《禹贡》的旧地,故沿用《禹贡》的旧名。(所不同的,是冀州但有《禹贡》冀州的东南部,而将西部让给并州,北部让给幽州,南部让给王畿;又扬州的东部移至江南而将淮南让与徐州;兖州的东北部让与青幽二州;豫州的北部让与王畿,南部让与荆州。)

(8)凉州刺史部 (9)益州刺史部
以上二部,虽亦《禹贡》所有而广狭迥异,故不用《禹贡》的旧名。(凉州的西北部新辟于汉武帝,非《禹贡》的雍州所有。益州的西南部亦新辟于汉武帝,非《禹贡》的梁州所有。)

(10)幽州刺史部 (11)并州刺史部
以上二部,大致为战国时所已辟,其名不见于《禹贡》而见于《职方》。(幽州为燕所辟地,并州为赵所辟地。惟并州所属之太原上党二郡原在《禹贡》之冀州,又幽州所属之朝鲜四郡则为汉武帝所辟。)

(12)朔方刺史部 (13)交趾刺史部
以上二部,非《禹贡》及《职方》所有,亦非战国时所辟;乃初辟于秦始皇,不久放弃,继辟于汉武帝者。(这两个只称为部,不加州名,故应劭汉《官仪》云,“交朔独不称州”。)

元封五年的十三州,应当如此分列。但亦有不可解的,就是那时分部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若说是地域的广狭,那么,现今山西,陕西,甘肃,绥远四省,在当时分为并州,凉州,朔方三刺史部及畿辅之地,而今四川,贵州,云南三省和陕西的南部则当时只合置了一个益州,为什么大小相距会这样远?若说是汉夷管理方法的不同,那么,北方的匈奴,朝鲜,南方的南粤,西南夷,同样是蛮夷,何以于朔方交趾特为分治,而于凉,益,并,幽则又与诸夏合治?又名称上何以对于凉益等州会得创立新的州名,而朔方和交趾则不名为州,致使十三州的称谓有这样的参差?

对于这些问题,劳干先生有两个很好的解释。他说:

汉代所以特设交趾朔方者,因胡越二者早已为汉大患,武帝用不少武力,始得夺此二地于胡越之手,自然对之特别注意,盖国之重镇也。益州之地虽广,但得自西南夷未费大力;且重山为阻,未若朔方之可以通车骑,交趾之可以用楼船也。

西汉对于部刺史,并不称“州”而只称“部”,故成帝鸿嘉四年诏,“谓关东流冗者众,青幽冀部尤剧”。称“州”者不过沿袭载籍旧名,非行政上有“州”之一种制度也。(如益州郡即可称“州”,郡可称“州”,部自亦可称“州”。西汉之凉州部,扬州部,亦犹后世之凉州府,扬州府,与“州”字并无关系。)故交趾朔方之不称“州”,殊不足怪。至翟方进儒生好古,始改刺史为州牧,后人遂因此追称前汉之“部”曰“州”。

我觉得这些解释是我们应当接受的。至于疆域广狭,本难一齐,例如“禹贡”中有至狭的济河间的兖州,又有至广的黑水西河间的雍州;现在有面积三十二万八千方里的浙江省,又有五百五十万方里的新疆省。我们正不必对于汉制怀疑。

记载这个十三州制度较清楚的,就现在所知,似乎只有三处:一是王隆的《汉官篇》,二是班固的《地理志》叙论,三是应劭的《汉官仪》。班固的话已见前。应劭是东汉末年人,他道:

孝武皇帝南平百越,北攘戎狄,置交趾朔方之州,复徐梁之地,改雍曰凉,改梁曰益,凡十三州。所以交朔独不称州,明示帝王未必相袭,始开北方,遂交南方,为子孙基址也。(《太平御览》卷一五七引)

他把“始开北方”来释朔方字义,“遂交南方,为子孙基址”来释交趾字义,固然想入非非,表现他是一个东汉的学究,但他前面一段话却不曾错:朔方是在十三州之内的,交朔是不称州的。

王隆是光武建初中的新汲令,他做的《汉官篇》是一种小学读本,为东汉中叶人胡广所注,名曰《汉官解诂》(见《后汉书·文苑传》及《隋唐经籍志》。《解诂》,即颜师古等所引的“胡广《记》”)。此书原本已佚,幸《北堂书钞》和《太平御览》引用了不少,清孙星衍又加辑集(刻入《平津馆丛书》),我们可以读得一个大概。文云:

十有三牧,分土食焉。……京畿师外,十有三牧分部,驰郡行国,督察在位,〔敷〕奏以言,录见囚徒,考实侵冤,退不录(称)职。……(《北堂书抄》卷七十二《设官部》)
冀:赵常山。(胡注:经曰“冀州既载”。居赵国,今治常山。)
兖:卫济河。(经曰“济河惟兖州”。〔居〕卫国,今治山阳。)
青:齐海岱。(经曰“海岱惟青州”。居齐国,今治焉。
徐:鲁淮沂。(经曰“海岱及淮惟徐州”,又曰“彭蠡既潴”。居吴国,今治九江。)
荆:楚衡阳。(经曰“荆及衡阳惟荆州”。居楚国,今治武陵。)
益:庸岷梁。(经曰“华阳黑水惟梁州”。汉改梁州为益州,今治广汉)。
凉:邠黑水。(经曰“黑水西河惟雍州”。汉改雍州为邠(凉)州,〔邠〕国,右扶风栒邑县,属司隶部,不复属州。今治汉阳。)
雍别朔方。(汉别雍州之地,置朔方刺史。)
交趾:南越。(汉平南越之地,置交趾刺史,列(别)诸州,治苍梧。)
幽:燕朝鲜。(经无幽州而《周官》有焉,盖冀之别也。居燕国,今广阳是。)
并:代晋翟。(经无并州而《周官》有,盖冀州之别也。居燕国,今广阳是。)
(以上《太平御览》卷一五七《州郡部》。并州下“居燕国,今广阳是”系误文;应云“居晋国,今太原是”。)

在这篇歌括里,分明说在“京畿”之外分为“十有三牧”。这十三牧的次序,以《禹贡》九州居先(误脱一个豫州),朔方和交趾次之,幽和并又次之。鲁国还列在徐州,代郡还列在并州,更分明其为西汉的制度。王隆是东汉初年人,当他作这篇书的时候,朔方还是一个独立的刺史部,朔方和交趾都不加上“州”字的。胡广时代较迟,故他于“邠”下注云“属司隶部”,已把东汉制溷入西汉制了,但他还说“不复属州”,看州和司隶部终是有别。这种观念,都足以纠正后人的误解。

王畿何以不列在州内,这个理由很简单。王畿是中央政府直辖之地,是国家的本干,外州则是分枝。《礼记·王制》云:

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千里。……八州,州八百一十国。天子之县内……凡九十三国。……千里之外设方伯。……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

《尚书大传》的《虞夏传》云:

维元祀,巡守四岳八伯。

他们在假想的九州制中,以一州为“天子之县”,八州为方伯所治。在天子的一州中,制度与其他八州有别。这正是中央与地方应有的不同。所以秦有内史,有郡;元有中书省,有行省;明有两京,有布政司。西汉的王畿不列于十三部之内,原是很合理的制度。

五 朔方刺史部的属郡问题

朔方既是一个独立的刺史部,然则它统辖的是哪几个郡呢?关于这个问题,钱大昕找出了两个很确切的证据。他说:

按元帝元封五年置十三部刺史,并与朔方各自为部,未尝属并州也。朔方之属并乃光武建武十一年事耳。上郡亦属朔方部,故冯野王为上郡太守,朔方刺史萧育奏封事荐之。(《廿二史考异》卷七)

就朔方刺史荐上郡太守一事上证明上郡属于朔方部,这是很可信的。他又说:

《后汉书·郡国志》“右并州刺史部郡九”下注“《古今注》曰,‘建武十一年十一月,西河上郡属魏’”。按《光武纪》,建武十一年“省朔方牧,并并州”。此西河上郡必朔方刺史所部,至是始属并州耳。班史,冯野王为上郡太守,朔方刺史萧育奏封事荐之,是上郡属朔方部之证也。注文当有脱漏,又因下引“《魏志》”而衍一“魏”字耳。(《廿二史考异》卷十四)

这因《续汉志》所引《古今注》之文而推定西河郡于建武十一年与上郡同属朔方部,亦极确当。据钱氏之说,则西汉的朔方刺史部当有朔方郡,上郡,西河郡三郡。按朔方郡当今河套地,最在北;西河郡在其南;上郡当今陕西北部安定榆林诸地,又在西河郡的西南:这三郡正好衔接。除此之外,全祖望以为五原郡亦当属朔方部。他说:

五原郡:当云“故秦九原郡,汉初入匈奴。武帝元朔二年开,属朔方”。五原与朔方同置,知汉初尚无九原郡,非但更名而已。朔方五原既归中国而后河西得辟,故别为州。(《汉书地理志稽疑》卷二)

五原在朔方的东面(五原当今鄂尔多斯左翼后旗,朔方当今鄂尔多斯右翼后旗),壤地相接。按《武帝纪》云:

(元朔二年)匈奴入上谷渔阳,杀略吏民千余人。遣将军卫青李息出云中,至高阙,遂西至符离,获首虏数千级,收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

然则这二郡非但同年所置,且为一地所分。关系如此密切,当然应属于一部。又看《后汉书·明帝纪》云:

(永平八年)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减死一等,勿笞,诣度辽将军营,屯朔方、五原之边县。
(永平九年)诏郡国死罪囚减罪,与妻子诣五原朔方,占著所在。

可见这二郡在东汉时还保存它们的特殊关系,全祖望的推测是很合理的。这样,朔方部就有了朔方,五原,西河,上郡四个郡了。《汉书·地理志》中属于并州的郡国,本有:太原郡 上党郡 上郡 西河郡 朔方郡 五原郡 云中郡 定襄郡 雁门郡九个。现在依了钱全二家的考证,我们可以说:在西汉时属于并州的只有太原,上党,云中,定襄,雁门五郡。

按《汉志》:太原、上党,上,云中,雁门五郡为秦置,定襄郡为高帝置,俱为旧有。(定襄郡未必为高帝置,说见王静安先生《汉郡考》上,《观堂集林》卷十二。但此郡当由云中所分,则地为旧有。)朔方,五原二郡为武帝元朔二年置,西河郡为元朔四年置,俱为新辟。(此三郡虽即秦之九原郡及上郡地,但因久没匈奴,至武帝而复得,故仍可视为新辟。)旧有的属并州,新辟的属朔方部,这是很自然的事。至于上郡本旧有而归之朔方者,这是地理上的关系。从三河以北,是太原,上党;又北为雁门,定襄,云中:这是并州。从三辅以北,是上郡,西河;又北为五原,朔方:这是朔方部。

朔方部的属郡还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扬雄《并州箴》云,“雍别朔方”;王隆《汉官篇》把这句钞了进去;因此胡广就注道,“汉别雍州之地,置朔方刺史”。他们三人既都说朔方由雍州分出,而雍州即凉州,然则朔方与凉州哪能没有关系。故吕祖谦云,“凉州有两刺史”。全祖望又云:

金城郡:当云“昭帝始元六年分天水,陇西,张掖各二县置,属朔方。……”
武威郡:当云“故匈奴休屠王地,武帝元狩二(按当作三,下同)年开,属朔方”。
张掖郡:当云“武帝元鼎六年分武威置,属朔方”。
酒泉郡:当云“故匈奴昆邪王地,武帝元狩二年开,属朔方”。
敦煌郡:当云“武帝元鼎六年分酒泉置,属朔方”。

依此说,朔方部的属郡尚有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五个。由扬雄们所说的看来,固有其相当的理由。而且这五郡本皆胡地,把《汉志》叙论所谓“武帝攘胡,北置朔方之州”的话来量度也是对的。

可是,朔方分自雍州之说实在只是古典主义下的产物。《禹贡》云,“黑水西河惟雍州”,则凡西河以西皆属于雍。朔方之地,照《禹贡》讲当在雍州之域,所以《禹贡》雍州有渠搜而汉于朔方郡亦置渠搜县。但汉制是只有凉州而无雍州的,将从何分起?且《禹贡》雍州之域所谓“泾属渭汭,漆沮既从,沣水攸同,荆岐既旅,终南惇物”大都在汉三辅中,三辅是不属凉州的。若更将凉州西北诸郡归于朔方,则凉州所部但有陇西,天水,安定,北地四郡,就是加上武都还不及如今甘肃一省之地,这一州无乃太小?而且在事实上有必不可通的。凡是一州,地方必联贯得起来。现在朔方五原诸郡在东,武威酒泉诸郡在西,中间为北地安定二郡所隔绝。若朔方刺史巡行所部,自东徂西,或自西徂东,俱必越界穿过凉州而后可,这未免不合理吧?

我们须知道,汉代的复古,并不是真的恢复古制,而实在是创立新制。汉武帝时,所以要在郡国之上更立十三部刺史,原由他四方拓地,疆域太广了的缘故,《禹贡》和《职方》不过是他的表面文章。所谓兼周制而有幽州者,实兼有燕之本国广阳,涿,及燕将秦开所辟之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加以新辟之真番,临屯,乐浪,玄菟耳。所谓兼周制而有并州者,实兼有赵之本国太原,上党,及赵武灵王所辟之代,云中,雁门耳。其“改梁曰益”者,非真改梁州之名为益州也,乃在梁州(巴,蜀,汉中,广汉)之外更新辟了一个益州(犍为,牂柯,越,沈黎,文山,益州)。其“改雍曰凉”者,亦非真改雍州之名为凉州也,乃在雍州(陇西,天水,安定,北地)之外更新辟了一个凉州(酒泉,武威,张掖,敦煌)。懂得了这个,就可知道当时若没有新立的酒泉等郡,凉州便可不立,也许要把朔方等数郡并合陇西天水而称为雍州了。

而且,再有两个重要的证据。平帝时,王莽以经义正十二州名及分界,凉州仍复古名为雍州,朔方就并入并州了。扬雄因此,便在所作的《并州箴》中说:

北辟熏鬻,南界泾流。画兹朔土,正直幽方。

当汉武帝时,并州在河东,不能以泾水为界;朔方在河西,不能与幽州相值。这时已把朔方并入并州了,所以并州的界,东可至幽州,西南可至泾水。若朔方旧有酒泉等数郡,那么,这时新定的并州之界岂不将西展至玉门关了吗?然而扬雄的《雍州箴》道:

陇山以徂,列为西荒。……并连属国,一护攸都。

是知这时把陇山以西之郡,连同匈奴属国,西域都护,一齐列为雍州之地的。自金城至敦煌五郡,是从陇山到西域的必经之道,当然包括在内。既已在内,则这五郡那能东属并州?再看《光武帝纪》所谓“省朔方牧,并并州”一语,可知朔方牧所辖的郡还是并入并州而非并入凉州(即雍州)的。这五郡只该属于凉州,从这种种关系看来,可以算作确定了。

因为有了以上这些理由,所以我以为全祖望的推金城等五郡属朔方是由于读了“雍别朔方”之文,错认古典为时制。朔方部所属郡,现在虽无法知道清楚,然而推断的结果,有朔方,五原,西河,上郡这四郡,这是应当认为可信的。

十三 结论

九州本是战国人的理想制度;只因他们斟酌地形,用了高山大川来分界,故有实现的可能性。当汉武帝时,巨大的王国俱已削灭,又因国势强盛,南北东西都新辟了很广的疆土,所以他就采用了这个理想的制度来区划他的天下。他在王畿之外分作十三部,其中依《禹贡》和《职方》的旧有州名立了十一部;尚有极南极北的两部,因古书中无可依据,就给以特别的名号。这本来是监察区域,慢慢地变成了行政区域。王莽觉得“十三”不是一个成数,州名不整齐也不好,他改立了十二州。光武中兴,采用王莽的制度而略加修改,又把王畿放了进去,亦为十三州。这等三翻四覆地变花样,把一位专门史家班固弄湖涂了,以致一篇《汉书·地理志》里,忽而西汉制,忽而东汉制。后世的学者看了莫名其妙,既觉得他不全对,又不敢说他错,大家用了猜谜的方法去解释,猜了近二千年。

班固的自身冲突原只有三点:
(1)有无司隶部?
(2)有无朔方部?
(3)交趾与交州孰为正名?

但经过了猜谜式的解释之后,又激起许多新问题了:
(1)朔方是一刺史部,还是一郡?
(2)朔方刺史是附庸于并州,还是于凉州?
(3)关中三河在未设司隶时是否有刺史?设了司隶时是否即与刺史同权?
(4)朔方属并州始于何时?
(5)交趾称交州始于何时?
(6)朔方部的辖郡是哪几个?

在这种问题之下,不知有多少冲突牾的说话,令人看了眼花。现在我们拿这许多说法整理了一回,把他们所以冲突抵牾的原因各给以说明,觉得已有一贯的史实可求。我们获得的事实很简单,就是:
(1)西汉时有独立的朔方刺史部,刺史辖有五原等四郡;
(2)西汉时的司隶校尉和部刺史的职权完全不同,所以与十三州无涉;
(3)王莽时把朔方部并入并州;
(4)光武帝也把朔方部并入并州,又以王畿为一州而使司隶校尉领之;
(5)西汉时的交趾部,到王莽和东汉时改作交州。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待考。武都郡,从立郡的原意看来,无疑地应如吕祖谦之说,列在益州。但这一郡是居于益州诸郡的北端,凉州诸郡的南端,本来具有两属的资格。《汉书·地理志》虽没有注明属于哪一州,但看班固把《志》分成两卷,上卷以益州诸郡终,下卷自凉州诸郡始,而武都郡是第二卷的第一个郡,与凉州诸郡骈接而与益州诸郡分离,可知班固的意思是把它放在凉州的。《续汉·郡国志》明白列此郡于凉州。曹操复古九州,改凉为雍,武都又为雍州之郡。就是拿现在的省界看,此郡之地为甘肃的武都,文,成,徽及陕西的宁羌等县,居于两省的南端,和四川分界,尚是汉代的凉与益分州的界线。在这种种证据之下,此郡是应属于凉州的。

固然说不定班固又用了东汉制来弄乱西汉制,但在没有发见确实的证据的时候,我们还只能保守这个信念。


16
3月 14

中山故事 安国

安国向来是中山郡比较重要的城市。但因为几乎在郡最东,所以偶有划出。

安国本是西汉置县时的旧名,魏晋沿袭,晋时划入博陵郡,至北齐废置。

隋朝在安国故地设置义丰县,仍属由中山更名而来的定州或博陵郡,唐不改,后无极与义丰互换,义丰成为祁州附郭,宋改名蒲阴,蒲阴为顺平县的旧名,顺平自唐以后为北平,蒲阴一名因而空闲,后来乾坤挪移到了安国身上,只能令人无语。金元因之,明废蒲阴县入祁州,民国二年遂改祁州为祁县,唯三年与山西祁县重名,仍追复古名安国,真是奇妙的循环。


10
10月 13

元朝的行政区划

元朝的行政区划可以说是混乱无比,基本上证明了行政区划可以达到的最差程度。而以中国历朝历代对前朝区划的继承态度,以后的各个朝代和政府在行政区划改革上所做的都是对元朝的纠错。

我曾经深刻怀疑元朝的行省制度怎么会和现在的省制有丝毫联系,因为元朝的省看起来全都大而不当,跟现在的省界也没什么相似,相较之下,宋朝的路倒是可以明显看出今天各省的雏形。直到最近我知道了宣慰司这么个东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元朝不仅把第二级行政区划一分为二,它们把第一级行政区划也一分为二了。

我以前对元朝的深恶痛绝来源于对定州衰落的不满。具体情况是我发现元朝把唐朝以来的州府分成了有管辖关系的两类:上级的叫路,下级的叫州(府),于是定州作为中山府辖于真定路: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从此定州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一阵不如一阵。类似于定州的故城不计其数,当然像保定这样飞黄腾达的也不在少数(令人气愤的是保定的腾飞完全取决于一个姓张的,这个以后再表)。

却原来,宋金作为第一级行政区划的路,也被元朝分成了有管辖关系的两种:上层叫行省,我们熟悉的十一行省,下层叫做宣慰司,或者叫道。每个省辖几个,有的不辖。具体管辖情况如下:
中书省:山东东西道、山西河东道
河南江北行省:淮东道、淮西道(1299年废)、荆湖北道
江浙行省:浙东道、江东道(1299年废)、福建道
湖广行省:湖南道、海北海南道、广西两江道
江西行省:广东道
四川行省:四川南道

废话少说,先上图:
元朝省道图
我画的歪歪扭扭的线就是大概的宣慰司边界。现在,看出点现在的省界味道来了吗?
因此上,如果说元朝的行省是1级行政区划,那么宣慰司可以称得上是1.5级。可见,提到元朝时,只提行省而不提宣慰司,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之所以认为宣慰司是个准1级行政机构,因为我发现,把宣慰司和行省放在一起,正好可以和元朝的监察系统———21道肃政廉访司建立对应关系,如下表:

肃政廉访司 行省/宣慰司
燕南河北道  中书省
山东东西道  山东东西道
河东山西道  河东山西道
山北辽东道  辽阳行省
淮西江北道  河南江北行省
江北淮东道  淮东道
山南江北道  荆湖北道
陕西汉中道  陕西行省
西蜀四川道  四川行省
河西陇北道  甘肃行省
云南诸路道  云南行省
江南浙西道  江浙行省
浙东海右道  浙东道
江东建康道  江东道[废]
福建闽海道  福建道
江西湖东道  江西行省
海北广东道  广东道
江南湖北道  湖广行省
岭北湖南道  湖南道
岭南广西道  广西两江道
海北海南道  海北海南道

可以看到,每一个肃政廉访司都与一个省或道对应,而肃政廉访司是御史台下辖第一级监察机构。那么说道是准一级行政机构也是自然的了吧。


19
8月 13

改定各省重复县名及存废理由清单(转载)

安东

  • 奉天省 应存

(理由) 奉天安东县系清光绪二年设治,虽与江苏安东县重复,该县已于光绪三十二年开为商埠,定名虽较江苏安东县为后,然关系条约沿称较广,似未便更改。拟存。

  • 江苏省 拟改名涟水县

(理由) 江苏安东县系明初因南宋安东州改置,与奉天省重复,惟奉天安东县关系条约毋庸更定外,查该县於隋初本名涟水,改属升置不常,迄元初始省县入安东州,是涟水名称先於安东,沿用又久於安东,允宜规复旧称,拟名涟水县。

会同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会同县系宋崇宗二年改置,迄今仍之。虽查与广东会同县重复,而该县定名在先,拟存。

  • 广东省 拟改名琼东县

(理由) 广东会同县於元至元十三年析置,与湖南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在旧琼州府治之东,拟改名琼东县。

海丰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海丰县系晋末之置,迄今仍之。与山东海丰县重复,然定名在先,拟存。

  • 山东省 拟改名无棣县

(理由) 山东海丰县於隋初置无棣县,迄明永乐中避成祖讳改名海丰,与广东海丰县重复,拟复旧称,改名无棣县。

大通

  • 甘肃省 应存

(理由) 甘肃大通县系前清乾隆二十六年改置,因明大通卫之地相沿较久,拟存。

  • 黑龙江 拟改名通河县

(理由) 黑龙江大通县前清光绪三十四年设治,与甘肃省重复,定名较后。查其定名系取该县大通河为名,拟改名通河县。
靖江

  • 江苏省 应存

(理由) 江苏靖江县系明成化七年析置,虽与云南省重复,然相沿较久,似应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绥江县

(理由) 云南靖江县系前清宣统二年增设,与江苏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设治於副官村濒临金沙江故有靖江之称,拟即易名绥江县。

临江

  • 奉天省 应存

(理由) 临江县於前清光绪二十八年设治,迄今未改。虽与吉林省重复,然定名在先,拟存。

  • 吉林省 拟改名同江县

(理由) 吉林临江县於前清光绪三十一年设州,民国二年改县,与奉天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改定。查松花黑龙两江至县治哈拉苏苏地方合流为混同江,拟定名同江县。

清江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清江县系南唐升元二年设治,为临江府治,迄清末不改。洎民国元年裁府留县与贵州省重复,然定名在先,拟存。

  • 贵州省 拟改名剑河县

(理由) 贵州清江县系前清清江厅,现改为县,与江西省重复。业据该省呈请改名剑河县,应可照行。

  • 山西省 应存

(理由) 山西祁县因春秋晋祁邑之旧,西汉置县。北齐虽经省去,至隋开皇中复置,迄今未改。虽与直隶省重复而相沿较古,拟存。

  • 直隶省 拟改名安国县

(理由) 直隶祁县系因宋祁州之旧,为西汉安国县。民国二年改县,与山西省重复。查其定名在后,拟复旧称,改名安国县。

泸溪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泸溪县系隋末析置以来迄今末改,虽与江西省重复,而相沿较久,应存。

  • 江西省 拟改名资溪县

(理由) 江西泸溪县系明万历六年析置,与湖南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有资溪水,拟定名资溪县。

清溪

  • 贵州省 应存

(理由) 贵州清溪县系清雍正五年改置,与四川省重复,惟设置较先,拟存。

  • 四川省 拟改名汉源县

(理由) 四川清溪县清雍正八年改黎大所置县,与贵州省重复,定名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自唐迄於明初兼为汉源县治,县西北有飞越山为汉水所出,拟即定名汉源县。

凤台

  • 安徽省 应存

(理由) 安徽凤台县系前清雍正十一年析置,与山西省重复,惟山西凤台应规复旧府名称,该省拟存。

  • 山西省 拟改名晋城县

(理由) 山西凤台县系前清雍正六年置,为泽州府治。民国二年裁府留县,与安徽省重复,应即改定。查该县唐为晋城县,迄明初乃省,今县城即旧城也。拟名晋城县。

怀仁

  • 山西省 应存

(理由) 山西怀仁县系元初置县,迄今仍之。虽与奉天省重复,而定名较久,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桓仁县

(理由) 奉天怀仁县系前清光绪三年设治,与山西省重复,惟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县地古为渤海桓州,拟即定名桓仁县。

安仁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安仁县系宋乾德三年置,与江西省重复,然定名较先,拟存。

  • 江西省 拟改名余江县

(理由) 江西安仁县自宋瑞洪元年设县以来迄今未改,惟与湖南省重复,定名较后二十余年,应即更定。查该县在余水之北有余江,拟即定名余江县。

桃源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桃源县宋乾德初析置,迄今未革。虽与江苏省重复,然定名在前,拟存。

  • 江苏省 拟改名泗阳县

(理由) 江苏祧源县即元至元十四年所置桃园县,迨明初讹园为源,遂更名迄今未改。与湖南省重复,且定名较后,应即改定。该县在汉为泗阳县且泗水在县北,拟复旧称,定名泗阳县。

龙门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龙门县系明宏治九年置,迄今未改。虽与直隶省重复,而设置较久,拟存。

  • 直隶省 拟改名龙关县

(理由) 直隶龙门县系前清康熙三十二年重置,迄今未改,与广东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地方有龙门关,为北方要塞,拟取其意改名龙关县。

石门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石门县系粱绍泰元年西魏所置,隋唐以来迄今未改。虽与浙江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浙江省 拟改名崇德县

(理由) 浙江石门县系前清康熙元年因明崇德县改名,与湖南省重复。查该县原名崇德,自吴越析嘉兴之崇德七乡等处置县以来迄明末改,相沿较久,应规复旧称,定名崇德县。

南安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南安县系隋时置县,迄今仍之。虽与云南省重复而相沿较久,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摩刍(刍)县

(理由) 云南南安县系元至元十二年改摩刍千户所为州,民国二年改县。与福建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改定。拟取摩刍旧称定名摩刍县。

镇安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镇安县系明景泰三年置迄今未改。虽与奉天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黑山县

(理由) 奉天镇安县系清光绪二十八年析置,与陕西省重复,设置较迟,应即改定。查该县本就小黑山地方设治,拟取其意定名黑山县。

临安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临安县系宋太平兴国中复置以来迄今未改。虽与云南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建水县

(理由) 云南临安县系因临安府之旧,民国二年裁府改县。与浙江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建水县为旧临安府附郭首县, 拟即规复旧称,改名建水县。

保安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保安县系金时改宋保安军为州,迄民国二年改县。与直隶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直隶省 拟改名涿鹿县

(理由) 直隶保安县系明永乐十三年复置州,迄民国二年改县。与陕西省重复,定名较后,相沿未久,应即改定。查该县在漠汉时为涿鹿县,至后魏时乃废,今县西南尚有涿鹿城,拟定名涿鹿县。

乐安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乐安县系宋绍兴十九年析置,迄今未改。虽与山东省重复而相沿较久,拟存。

  • 山东省 拟改名广饶县

(理由) 山东乐安县金时因千乘改名,迄今仍之。与江西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旧为漠广饶县,至隋时始省去,今县东北尚有故城,拟即定名广饶县。

新安

  • 河南省 应存

(理由) 河南新安县自唐武德中复置,迄於民国未曾变更。虽与广东省重复而相沿已古,拟存。

  • 广东省 拟改名宝安县

(理由) 广东新安县明隆庆六年析置,清康熙六年省,八年复置,迄今未改。与直隶省重复而设置在后,自应改定。查该县在晋时为宝安县,以宝山在县东北得名,拟规复旧称,定名宝安县。

靖安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靖安县自南唐升元初析置以来迄今末改,虽与奉天省重复而相沿已古,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洮安县

(理由) 奉天靖安县系清光绪三十年置。与江西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东北濒洮尔河拟即定名洮安县。

兴安

  • 广西省 应存

(理由) 广西兴安县系宋太平兴国初以全义县更名,迄今末改,虽与江西省重复而相沿较久,拟存。

  • 江西省 拟改名横峯县

(理由) 江西兴安县系明嘉靖三十九年析置,与广西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设治於横峯寨,今治北有横峯山,拟即定名横峯县。

镇边

  • 广西省 应存

(理由) 广西镇边县系清光绪十三年置,与云南省重复,然定名较久,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澜沧县

(理由) 云南镇边县系清光绪十七年置直隶厅,民国二年改县。与广西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改定。查该县为澜沧江流域,县治在江之东,拟改名澜沧县。

醴泉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醴泉县自唐开皇十八年定名以来迄今仍之。虽与奉天省重复,然相沿既古,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突泉县

(理由) 奉天醴泉县於清光绪三十一年增置,与陕西省重复。定名未久,应即改定。查该县设治於醴泉镇有马突泉,既经重复,拟定名突泉县。

石泉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石泉县系西魏时因永寿县改名,迄今末改。虽与四川省重复,然设置在先,拟存。

  • 四川省 拟改名北川县

(理由) 四川石泉县唐贞观八年析置,今与陕西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改定。查该县西北有北川城,后周为北川县,唐永徽中省入石泉县。拟即定名北川县。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乾县自金复置,迄於元明清皆为直隶州,民国二年改县。今与湖南省重复,然相沿较久,拟存。

  • 湖南省 拟改名乾城县

(理由) 湖南乾县系清嘉庆元年因乾州城置直隶厅,民国二年改县。与湖南省重复。拟仍乾州城之意定名乾城县。

清河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清河县隋初废清河北郡置县,改隶不常,迄今未废。虽与江苏省重复,然设置较古,拟存。

  • 江苏省 拟改名淮阴县

(理由) 江苏清河县宋咸淳末年始置,今仍之。与直隶省重复,定名较后,似应酌改。查该县在汉为淮阴县地,拟改名淮阴县。

嘉禾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嘉禾县祟祯十二年置,迄今未改。虽与浙江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浙江省 拟改名嘉兴县

(理由) 浙江嘉禾县本清嘉兴、秀水两县,为旧嘉兴府附郭首县。民国元年裁府并县并改今名。与湖南省重复。查嘉禾原取禾兴嘉兴之旧名,若规复旧府名称,似於习惯地理较为允当。拟即定名嘉兴县。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沙县系唐武德四年置,迄今未改。虽与甘肃省重复,然其定名在先,应存。

  • 甘肃省 拟改名洮沙县

(理由) 甘肃沙县民国二年因沙泥分州改设。与福建省重复,其设置在后,应即改定。查该县在洮水之东,又系由沙泥分州改置,拟即定名洮沙县。

山阳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山阳县明成化十三年改置,迄今仍之。定名虽较后於江苏省,惟江苏山阳县本系旧淮安府附郭,今应仍复府名,故该县似可仍旧。

  • 江苏省 拟改名淮安县

(理由) 江苏山阳县宋义熙中置,绍定初升为临安军,寻降县。德佑二年以淮安并入山阳,明清因之,民国元年裁府留县,与陕西省重复,拟即规复府名,名曰淮安县。

海阳

  • 山东省 应存

(理由) 山东海阳县系清雍正十三年置,迄今仍之。虽与广东省重复,然广东海阳本属潮州府附郭首县,应复旧名,故该县似可仍其故称。

  • 广东省 拟改名潮安县

(理由) 广东海阳县晋咸和中置,至唐初为潮州府治,民国二年裁府留县,与山东省重。自应规复旧府名称,拟定名潮安县。

宁乡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宁乡县自宋太平兴国析置以来迄今未改。虽与山西省重复,而定名较久,拟存。

  • 山西省 拟改名中阳县

(理由) 山西宁乡县於金明昌六年改置,今仍之。与湖南省重复,其设置在后,拟即改名。查该县为汉西河郡中阳县地,今县西二十五里即为故治,拟定名中阳县。

东乡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东乡县明正德七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四川省重复,而设置较先,拟存。

  • 四川省 拟改名宣汉县

(理由) 四川东乡县明正德九年复置,今与江西省重复,其设置在后,拟即改名。查该县为汉宣汉县地,拟即名宣汉县。

建昌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建昌县南朝宋元嘉中置,今仍之。虽与直隶省重复,而定名较古,应存。

  • 直隶省 拟改名塔沟县

(理由) 隶建昌县清乾隆四十三年置,今仍之。与江西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改定。查该县本为塔子沟厅改置,拟即复名塔沟县。

永昌

  • 甘肃省 应存

(理由) 甘肃永昌县清雍正三年以永昌卫改置。今与云南省重复,惟云南永昌县应仍复附郭县旧名,该县拟仍之。

  • 云南省 拟改名保山县

(理由) 云南永昌县本清保山县地,民国二年裁永昌府即以保山地改名永昌。与甘肃省重复,虽永昌府设置较早,而改置究属未久,应即规复旧称,仍名保山县。

寿昌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寿昌县吴太康中改置,迄今仍之。虽与湖北省重复,而设置较古,应仍其旧。

  • 湖北省 拟改名鄂城县

(理由) 湖北寿昌县民国二年以武昌县改名。今与浙江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在秦时为鄂县,废置不常。至隋时省入武昌县。是鄂县之名较宋寿昌军之名为古,今县西南三里有鄂城,即楚邑也,拟即名鄂城县。

广昌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广昌县宋绍兴八年析置,以道通两广为名,迄今仍之。虽与直隶省重复,但相沿较久,应存。

  • 直隶省 拟改名涞源县

(理由) 直隶广昌县明初置,因汉广昌县旧名,今仍之。与江西省重复。查该县有涞山,涞水之源出焉,县南半里又有涞源泉,拟即定名涞源县。

新昌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新昌县於后晋时吴越析置,迄今未改。虽与江西省重复,而核其定名在先,拟存。

  • 江西省 拟改名宜丰县

(理由) 江西新昌县宋太平兴国六年置,今仍之。与浙江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酌易名称。查该县於三国吴时置宜丰县。虽废置不常,迄唐初年乃置,是沿用较古於今称,拟即定名宜丰县。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唐县自五代后汉时重置以来,迄今未改。与河南省重复,而核其定名之初远在汉时,废置虽属不常,相沿业已久远,应存。

  • 河南省 拟改名沘源县

(理由) 河南唐县初降置,迄今仍之。与直隶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旧为汉比阳县。比一作沘,因境内大狐山为沘水之源,水在县南,故名。拟复旧称,而邻邑为泌阳县。泌沘一音之转,恐涉混淆,应改名泌源县。

凤凰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凤凰县本凤凰直隶厅,清嘉庆元年元年置,洎民国二年改县。虽与奉天省重复,但相沿略久,应存。

  • 奉天省 拟改名凤城县

(理由) 奉天凤凰县凤凰直隶厅,清光诸二年置,迨民国二年改称为县。与湖南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旧名凤凰城,清光绪三十二年豫定商埠,亦曰凤凰城,拟即定名凤城县。

东平

  • 山东省 应存

(理由) 山东东平县自明迄清为东平州,民国二年改县。虽与奉天省重复,而相沿已古,似应留存。

  • 奉天省 拟改名东丰县

(理由) 奉天东平县清光绪二十八年置,今仍之。与山东省重复,其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地方旧名东流水,当时与西丰县同时放荒,始定今名,拟仿西丰之名改名东丰县。

建平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建平县清光绪三十年置县。与安徽省重复,虽定名较后,惟因边地不便骤改,拟存。

  • 安徽省 拟改名郎溪县

(理由) 安徽建平县宋端拱元年析置。与直隶省重复。今直隶建平以边地不便易名,兹应酌改。查该县设治於郎步溪,因治南有郎溪水故名,拟取其意定名郎溪县。

清平

  • 山东省 应存

(理由) 山东清平县隋开皇十六年改置,迄今仍之。与贵州省重复,而相沿既古,应存。

  • 贵州省 拟改名炉山县

(理由) 贵州清平县清康熙十一年置,今仍之。与山东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名称已据
该省呈请改名炉山县,取该县境香炉山之意,应可照行。

镇平

  • 河南省 应存

(理由) 河面镇平县自明成化六年重置以后,迄今未改。虽与广东省重复,而设治在先,应存。

  • 广东省 拟改名蕉岭县

(理由) 广东镇平县祟祯六年析置,今仍之。与河南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城内有蕉岭,为县治所屏,拟名蕉岭县。

新平

  • 云南省 应存

(理由) 云南新平县明万历十九年置,迄今仍之。虽与新疆省重复,而定名在前,拟存。

  • 新疆省 拟改名尉犁县

(理由) 新疆新平县清光绪二十四置,今仍之。与云南省重复,设置未久,应即酌改。查该县为汉尉犁国地,拟即定名尉犁县。

乐平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乐平县自唐开元九年复置以来至今仍之。虽与山西省重复,而相沿己古,拟存。

  • 山西省 拟改名昔阳县

(理由) 山西乐平县明哟二年复置,与江西省重复,应即酌改。查该县治东五十里有昔阳城,即鲜虞之昔阳,拟即定名昔阳县。

石城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石城县自南唐保大十一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广东省重复,而设置较先,应存。

  • 广东省 拟改名廉江县

(理由) 广东石城县於宋乾道三年析置,今仍之。与江西省重复,其设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东一里有南廉水东南入海,故唐时改该县为廉江县,即以水名。 拟仍定名廉江县。

海城

  • 奉天省 应存

(理由) 奉天海城县清顺治十年改置。与甘肃省重复,定名较先,拟存。

  • 甘肃省 拟改名海原县

(理由) 甘肃海城县清同治十三年置。与奉天省重复,设置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有海都原,拟即易名海原县。

  • 安徽省 应存

(理由) 安徽泾县汉置,以县南泾水为名。今虽与甘肃省重复,而沿称既古,应存。

  • 甘肃省 拟改名泾川县

(理由) 甘肃里县清乾隆四十二年升为直隶州,民国二年改县。与安徽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亦以泾河为名,在汉时为泾川县,至唐乃省入泾州。拟即复旧名泾川县。

华亭

  • 甘肃省 应存

(理由) 甘肃华亭县周景德六年复置,迄今仍之。虽与江苏省重复,但江苏省华亭县应复旧名拟改外,故甘肃华亭县名拟存其旧。

  • 江苏省 拟改名松江县

(理由) 江苏华亭县本松江府附郭首县,民国元年裁府留县,与甘肃省重复,拟即酌改。查松江府旧称相沿较久,且县境有松江,拟复称松江县。

  • 甘肃省 应存

(理由) 甘肃宁县自宋时复置以来,民国二年改县,迄今未改。虽与云南省重复,而定名较久,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黎县

(理由) 云南宁县元至元十三年置,民国二年改县。与甘肃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为唐黎州地,拟即定名黎县。

义宁

  • 广西省 应存

(理由) 广西义宁县自宋开宝六年复置以来,迄今仍之。虽与江西省重复,然定名较古,应存。

  • 江西省 拟改名修水县

(理由) 江西义宁县清嘉庆六年改置州,民国元年改县。与广西省重复,而定名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西六十里有修水,拟即定名修水县。

广宁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广宁县名嘉靖三十八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奉天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北镇县

(理由) 奉天广宁县清康熙三年置。与广东省重复,设置较晚,拟改。查广宁县西十里有医巫闾山。周礼职方氏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巫闾山,即指此也。拟即改名北镇县。

大宁

  • 山西省 应存

(理由) 山西大宁县后周武帝时析置,旋省,唐复置,仍之。虽与四川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四川省 拟改名巫溪县

(理由) 四川大宁县清雍正七年复置。与山西省重复,而设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有巫溪水,拟即定名巫溪县。

兴宁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兴宁县宋复置,迄今仍之。虽与湖南省重复,而溯其定名之始,实先於湖南之兴宁,拟仍其旧。

  • 湖南省 拟改名资兴县

(理由) 湖南兴宁县宋绍定中改置。与广东省重复,定名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唐为资兴县,今县东南二十里有资兴水,拟即复名资兴县。

三水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三水县明嘉靖五年析置,迄今仍之。与陕西省重复,虽定名在后,而三水已於清光绪二十二年开有商埠,习称既广,未便骤废,拟仍其旧。

  • 陕西省 拟改名栒邑县

(理由) 陕西三水县明成化十四年复置,今仍之。与广东省重复,定名虽属在先,惟广东三水县业经开有商埠,习称既广,拟毋庸改名外,故该县应酌易名称。查该县本秦栒邑,汉时置县,迄晋乃废,拟即名栒邑县。

宁海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宁海县自唐永昌元年复置以来,迄今未改。虽与山东省重复,而设置较久,拟存。

  • 山东省 拟改名牟平县

(理由) 山东宁海县元大定二十二年升置州,明清因之,民国二年改县。与浙江省重复,定名较后,拟即酌改。查旧牟平县自隋迄明初乃废,即今县治也,县北有牟山,故名。拟即复名牟平县。

新兴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新兴县自晋永和七年改县以来,虽改隶不常,而县名迄今未废。今与云南省重复,定名在先,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休纳县

(理由) 云南新兴县元至元十三年置州,明清因之,民国二年改县。与广东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治旧为休纳县城,元初省入州,拟即改休纳县。

威远

  • 四川省 应存

(理由) 四川威远县明洪武九年复置,今仍之。虽与云南省重复,而设置较先,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景谷县

(理由) 云南威远县清乾隆三十五年置厅,民国二年改县。与四川省重复,设置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治西为景谷江,拟即定名景谷县。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赵县自元初复置以来,迄今仍之。虽与云南省重复,而相沿已古,应存。

  • 云南省 拟改名凤仪县

(理由) 云南赵县元至元中改置赵州,民国二年改县。与直隶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设治於三耳山,又名凤仪山,屹然险固,拟即名凤仪县。

孝义

  • 山西省 应存

(理由) 山西孝义县自宋元佑元年复置以来,迄今仍之。虽与陕西省重复,而定名较古,拟存。

  • 陕西省 拟改名柞水县

(理由) 陕西孝义县清乾隆四十八年置厅,民国二年改县。与山西省重复,设置在后,拟即酌改。查县境有柞水,拟即定名柞水县。

  • 四川省 应存

(理由) 四川万县唐贞观元年置州,明洪武八年改县,清及民国仍之。虽与广东省重复,而定名较先,拟存。

  • 广东省 拟改名万宁县

(理由) 广东万县明洪武元年置州,民国元年改县。与四川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於宋绍兴中为万宁县,拟即名万宁县。

奉化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奉化县唐开元中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奉天省重复,而定名已久,拟存。

  • 奉天省 拟改名梨树县

(理由) 奉天奉化县清光绪四年置,今仍之。与浙江省重复,设置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原以梨树城分防照磨改升,设治地方即在梨树城,拟名梨树县。

开化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开化县自宋乾德初吴越析置,迄今末改。虽与云南省重复,惟滇省开化县应复旧附郭县名外,故浙省拟仍之。

  • 云南省 拟改名文山县

(理由) 查开化县本文山县地,为旧开化府附郭首县,於民国二年裁府留县并改今名。与浙江省重复,自应仍复故称,曰文山县。

昌化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昌化县宋太平兴国定名以来,迄今未改。虽与广东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广东省 拟改名昌江县

(理由) 广东昌化县宋元丰三年复置,今仍之。与浙江省重复,复置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以南有昌江得名,拟即定名昌江县。

余庆

  • 贵州省 应存

(理由) 贵州余庆县明万历二十八年置,迄今仍之。虽与黑龙江省重复而定名在先,应存。

  • 黑龙江省 拟改名庆城县

(理由) 黑龙江余庆县清光绪三十一年置。与贵州省重复,设治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设治在余庆城地方,拟即定名庆城县。

永定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永定县明成化十四年析置,迄今未改。虽与湖南省重复而定名较早,应存。

  • 湖南省 拟改名大庸县

(理由) 湖南永定县清雍正十三年置,今仍之。与福建省重复,设置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原就明永定卫改置永定。卫本名大庸,拟即定名大庸县。

安定

  • 陕西省 应存

(理由) 陕西安定县元初升置,今仍之。虽与甘肃省重复,而定名较先,拟存。

  • 甘肃省 拟改名定西县

(理由) 甘肃安定县明洪武初降置,今仍之。与陕西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原以定西、安

安福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安福县自唐武德中改置,迄今未有变更。虽与湖南省重复,而定名较古,拟存。

  • 湖南省 拟改名临澧县

(理由) 湖南安福县清雍正七年改置,今仍之。与江西省重复,设置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治在澧水南裴家河,为晋临澧县地,拟即定名临澧县。

永福

  • 广西省 应存

(理由) 广西永永福县唐武德四年析置,仍之。虽与福建省重复,而定名在前,拟存。

  • 福建省 拟改名永泰县

(理由) 福建永福县宋崇德初改置。与广西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本唐永泰县,宋时避哲宗陵名,改定今称。拟即复名永泰县。

兴国

  • 江西省 应存

(理由) 江西兴国县宋太平兴国中析置,迄今未改。虽与湖北省重复,而定名在先,应存。

  • 湖北省 拟改名阳新县

(理由) 湖北兴国县明洪武九年降州,清因之,民国元年改县。与江西省重复,设治较迟,拟即酌改。查该县为吴阳新县,晋迄南齐因之,旧治在今县西南六十里,拟即定名阳新县。

建德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建德县唐永淳二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安徽省重复,而定名在先,应存。

  • 安徽省 拟改名秋浦县

(理由) 安徽建德县五代杨吴顺义初改置,今仍之。与浙江省重复,定名在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在唐时为秋浦县地,拟即定名秋浦县。

永安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永安县明景泰三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广东、广西两省重复,而定名较早,拟存。

  • 广东省 拟改名紫金县

(理由) 广东永安县明隆庆三年置,今仍之。与福建、广西两省重复,设置在福建永安县之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城跨紫金山上,拟即名紫金县。

  • 广西省 拟改名蒙山县

(理由) 广西永安县明成化十三年置州,民国二年改县。与福建、广东两省重复,定名较福建永安县为后,拟即酌改。查该县西南五里有蒙山。唐贞观中特置蒙山郡,拟即定名蒙山县。

  • 四川省 应存

(理由) 四川开县自唐广德元年改县以来迄今未改。虽与直隶、贵州两省重复,而定名在先,拟存。

  • 直隶省 拟改名濮阳县

(理由) 直隶开县金皇统四年改置州,民国二年改县。与四川、贵州两省重复,设置在四川开县之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在汉时为濮阳县,拟即名复濮阳县。

  • 贵州省 拟改名紫江县

(理由) 贵州开县明崇祯四年置州,民国仍之。与直隶、四川两省重复,据贵州省呈请改称紫江县,取开州西南紫江为名,似可照改。

永康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永康县吴赤乌中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广西、云南两省重复,而设置已久,拟存。

  • 广西省 拟改名同正县

(理由) 广西永康县明万历二十七年升置,民国二年改县。与浙江、云南两省重复,而设置在浙江永康县之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明成化八年设治之初本名同正县,嗣乃改定今称,拟即复名同正县。

  • 云南省 拟改名镇康县

(理由) 云南永康县清宣统二年以镇康土州改置。与广西、浙江两省重复,定名最后,自当改定。查该县为元镇康路,明清为土州,相沿较久,拟即定名镇康县。

龙泉

  • 浙江省 应存

(理由) 浙江龙泉县唐乾元中析置,今仍之。虽与江西、贵州两省重复,而设置在前,应存。

  • 江西省 拟改名遂川县

(理由) 江西龙泉县宋绍兴初复置,今仍之。与浙江、贵州两省重复,而设置在浙江龙泉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设治於什善镇,在遂水之北,拟即定名遂川县。

  • 贵州省 拟改名凤泉县

(理由) 贵州龙泉县明万历二十八年改置,今仍之。与江西、浙江两省重复,据贵州省呈请改称凤泉县,以原名龙泉本由县北凤凰山下龙泉为名,兹改今称,自可照改。

西宁

  • 甘肃省 应存

(理由) 甘肃西宁县清雍正二年置,为西宁府治,民国二年裁府留县。与直隶、广东两省重复,虽设置在广东西宁县之后,而地属边陲,习称较著,拟仍其旧。

  • 直隶省 拟改名阳原县

(理由) 直隶西宁县清康熙三十二年置,今仍之。然与甘肃、广东两省重复,定名在后,拟酌改定。查该县在汉时为阳原县地,拟即定名阳原县。

  • 广东省 拟改名郁南县

(理由) 广东西宁县明万历五年置,今仍之。与甘肃、直隶两省重复,虽设置较先,而甘肃西宁属边要,毋庸变易名称外,则该县似应酌改。查该县在西江之南,西江又名郁水,拟即定名为郁南县。
长宁

  • 四川省 应存

(理由) 四川长宁县明洪武初改置,今仍之。虽与江西、广东两省重复,而设置较先,应存。

  • 江西省 拟改名寻邬县

(理由) 江西长宁县明万历四年置,今仍之。与四川、广东两省重复,定名在四川长宁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东五十里有寻邬水,拟定名寻邬县。

  • 广东省 拟改名新丰县

(理由) 广东长宁县明隆庆中析置,今仍之。与江西、四川两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在南宋南齐为新丰县,旧治在今治东南,今县南有新丰水,拟定名新丰县。

安平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安平县汉置,迄今仍之。虽与云南、贵州两省重复,而设置较古,拟存。

  • 云南省 拟改名马关县

(理由) 云南安平县清嘉庆十五年五置厅,民国二年改县。与直隶、贵州两省重复,而设置在直隶省安平县之后,应即改定。查该县本为马白关同知,驻在地历经改为厅县,拟定名马关县。

  • 贵州省 拟改名平坝县

(理由) 贵州安平县清康熙二十六年置,与直隶、云南两省重复,业据贵州省呈请改名平坝县,系取平坝卫旧名,自可照改。

平远

  • 广东省 应存

(理由) 广东平远县明嘉靖四十一年置。虽与甘肃、贵州两省重复,而设置在前,应存。

  • 甘肃省 拟改名镇戎县

(理由) 甘肃平远县清同治十三年置。与广东、贵州两省重复,定名在广东省平远县之后,拟即改名。查该县原就西安平远镇戎三所改置,今平远名称重复,拟即名镇戎县。

  • 贵州省 拟改名织金县

(理由) 贵州平远县清康熙二十二年改置州,今改县。与甘肃、广东两省重复。业据贵州省呈请改名织金县,以明时该县有织金城,今织金河在城东,自可照改。

怀远

  • 安徽省 应存

(理由) 安徽怀远县元至元二十八年置,今仍之。虽与陕西广西两省重复,而设置较久,拟存。

  • 陕西省 拟改名横山县

(理由) 陕西怀远县清雍正九年置县,民国因之。与安徽、广西两省重复,设置在安徽怀远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南境有横山延袤千里,多马宜稼,拟定名横山县。

  • 广西省 拟改名三江县

(理由) 广西怀远县明万历十九年复置,迄今仍之。与安徽、陕西两省重复,设置在安徽怀远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於明洪武十年置三江镇巡司,迄十四年置县,旋又为诸猺所陷。至万历十九年复置。拟即定名三江县。

长乐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长乐县唐福唐五年复置,迄今仍之。虽与湖北、广东两省重复,而设置已古,拟存。

  • 湖北省 拟改名五峯县

(理由) 湖北长乐县清雍正十三年置,今仍之。与福建、广东两省重复,设置最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於明时为五峯石宝长官司,迄清雍正中乃置今县,拟即定名五峯县。

  • 广东省 拟改名五华县

(理由) 广东长乐县宋熙宁四年置,今仍之。与福建、湖北两省重复,设置较福建长乐县为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治北枕五华山,拟即定名五华县。

归化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归化县明成化六年置,今仍之。虽与山西、贵州两省重复,而置县在前,拟存。

  • 山西省 拟改名归绥县

(理由) 查山西归化县与福建、贵州两省重复。前因该县境内置有绥远县,业已令行该省并县为归绥县在案,拟即定名归绥县。

  • 贵州省 拟改名紫云县

(理由) 贵州归化县清雍正十二年置厅。与山西、福建两省重复,业据该省呈请拟改名紫云县,因县境西有紫云源胜境为名,应可照改。

德化

  • 福建省 应存

(理由) 福建德化县后唐长乐四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四川、江西两省重复,而定名最先,应存。

  • 江西省 拟改名九江县

(理由) 江西德化县南唐时改置,本九江府附郭首县,民国元年裁府留县。与福建、四川两省重复,设置较福建德化县为后,应即规复旧府名称;且九江府於清咸丰八年开为商埠,今改称九江县於条约习惯尤属允洽。

  • 四川省 拟改名德格县

(理由) 四川德化县清宣统二年置,今仍之。与福建、江西两省重复,定名最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原就德格土司改流。县治在龚垭地方,适居德格之中,拟即定名德格县。

东安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东安县宋雍熙初置,今仍之。虽与直隶、四川、广东等省重复,而设置较古,应存。

  • 直隶省 拟改名安次县

(理由) 直隶东安县明洪武元年降置,今仍之。与湖南、四川、广东等省重复,定名在湖南东安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为汉安次县,隋迄元初均沿用之,是安次之称较古,拟即复名安次县。

  • 四川省 拟改名潼南县

(理由) 四川东安县民国元年析置。与直隶、湖南、广东等省重复,定名未久,自应酌改。查该县设置於梓潼镇,归潼川府辖地,居府南,拟即定名潼南县。

  • 广东省 拟改名云浮县

(理由) 广东东安县明万历五年析置,今仍之。与直隶、湖南、四川等省重复,定名在湖南东安县之后,拟即酌改。查该县东南有云浮山,极泉林岩石之胜,拟即定名云浮县。

新宁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新宁县宋绍兴二十五年置,迄今仍之。虽与四川、广东、广西等省重复,而设置较久,应存。

  • 四川省 拟改名开江县

(理由) 四川新宁县明洪武十四年复置,今仍之。与湖南、广东、广西等省重复,设置在湖南新宁县之后,拟即酌改。查该县治东有开江,为县境诸水汇流之区,拟即定名开江县。

  • 广东省 拟改名台山县

(理由) 广东新宁县明正德六年析置,今仍之。与湖南、四川、广西等省重复,设置较湖南新宁县为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北一里有三台山,为县之主山,拟即定名台山县。

  • 广西省 拟改名扶南县

(理由) 广西新宁县明隆庆六年置州,民国二年改县。与湖南、四川、广东等省重复,定名在湖南新宁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在唐天宝初曾置扶南郡,拟即定名扶南县。

定远

  • 安徽省 应存

(理由) 安徽定远县自梁天监中改置以来,迄今未改。虽与四川、陕西、云南等省重复,而定名较古,拟存。

  • 四川省 拟改名武胜县

(理由) 四川定远县清雍正六年复置,今仍之。与安徽、陕西、云南等省重复,复置较后,拟即酌改。查该县元至元间置武胜军,县东又有武胜山,拟即定名武胜县。

  • 陕西省 拟改名镇巴县

(理由) 陕西定远县清嘉庆七年置厅,民国二年改县。与安徽、四川、云南等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治在巴山之北,县境又有大小巴山,拟即定名镇巴县。

  • 云南省 拟改名牟定县

(理由) 云南定远县元至元间置,今因之。与安徽、四川、陕西等省重复,设置在安徽定远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三国志曾号牟州,元初置牟州千户,拟即定名牟定县。

安化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安化县自宋熙宁六年置县以来,迄今未改。虽与甘肃、广西、贵州等省重复,而定名较古,应存。

  • 甘肃省 拟改名庆阳县

(理由) 甘肃安化县明初复置,今仍之。与湖南、广西、贵州等省重复,定名在湖南安化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本庆阳府附郭首县,民国二年裁府留县。今改定重名,自应仍用旧府名称,定名庆阳县。

  • 广西省 拟改名宜北县

(理由) 广西安化县清光绪三十一年置厅,民国二年改县。与湖南、甘肃、贵州等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治在五十二峒,居宜山县之北,拟即定名宜北县。

  • 贵州省 拟改名德江县

(理由) 贵州安化县明万历二十八年置。今与湖南、甘肃、广西等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业据该省呈报改名德江县,以境内德江河为名,应可照改。

永宁

  • 河南省 应存

(理由) 河南永宁县隋义宁二年置。虽与山西、广西、江西、贵州等省重复,而相沿较古,应存。

  • 山西省 拟改名离石县

(理由) 山西永宁县明隆庆元年改置。与河南、广西、江西、贵州等省重复,而改置在江西永宁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在汉为离石县,今州北有离石山,拟即定名离石县。

  • 广西省 拟改名古化县

(理由) 广西永宁县明隆庆五年改置州,民国二年改县。与河南、山西、江西、贵州等省重复,定名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在唐时为慕化县,古县至宋时省慕化入古县,拟即定名古化县。

江西省 拟改名宁冈县
(理由) 江西永宁县元至正五年置,今仍之。与河南、山西、广西、贵州省等重复,设置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设治於瓦冈,拟即易名宁冈县。

  • 贵州省 拟改名关岭县

(理由) 贵州永宁县明洪武十六年复置,迄今仍之。与河南、山西、广西、江西等省重复,设置在后,应即酌改。业据该省省呈报改名关岭县,查系取该县关索岭为名,应可照改。

宁远

  • 湖南省 应存

(理由) 湖南宁远县宋乾德三年置,迄今未改。虽与山西、奉天、甘肃、新疆等省重复,而相沿已古,应存。

  • 山西省 拟改名凉城县

(理由) 山西宁远县清乾隆十五年厅,民国二年改县。与湖南、奉天、甘肃、新疆等省重复,设置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为魏凉城郡地,旧郡治在今县东北,拟即定名凉城县。

  • 奉天省 拟改名兴城县

(理由) 奉天宁远县清康熙二年置,今仍之。与湖南、山西、甘肃、新疆等省重复,设置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为辽严州兴城县,拟即定名兴城县。

  • 甘肃省 拟改名武山县

(理由) 甘肃宁远县元复置,今仍之。与湖南、山西、奉天、新疆等省重复,复置在后,应即酌改。查该县有武城山,为邓艾拒姜维处,为一方要塞,拟即定名武山县。

  • 新疆省 拟改名伊宁县

(理由) 新疆宁远县清光绪十三年设,今仍之。与湖南、山西、奉天、甘肃等省重复,设置在后,应酌易名称。查该县为伊犁东南屏藩,远接俄境,拟即定名伊宁县。

太平

  • 安徽省 应存

(理由) 安徽太平县唐大历中复置,今仍之。虽与山西、浙江、四川、江苏等省重复,而设置较古,拟存。

  • 山西省 拟改名汾城县

(理由) 山西太平县后周改置,今仍之。与安徽、浙江、四川、江苏等省重复,改置较安徽太平县为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东有汾水,南二十五里有临汾城,拟即改名汾城县。

  • 浙江省 拟改名温岭县

(理由) 浙江太平县明成化中析置,今仍之。与山西、四川、江苏等省重复,定名较后,应即酌改。查该县西十里有温岭,为温台交界之点拟即定名温岭县。

  • 四川省 拟改名万源县

(理由) 四川太平县明正德十年析置,迄今仍之。与安徽、山西、浙江、江苏等省重复,定名较安徽太平县为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东北有万顷池,邻邑之水多源於此,拟即改名万源县。

  • 江苏省 拟改名扬中县

(理由) 江苏太平县清光绪三十二年置,迄今仍之。与山西、四川、四川等省重复,定名最迟,应即酌改。查该县本为太平洲,孤峙扬子江,拟即改名扬中县。

新城

  • 直隶省 应存

(理由) 直隶新城县唐太和六年析置,迄今仍之。虽与吉林、山东、江西、浙江、贵州等省重复,而设置已古,拟存。

  • 吉林省 拟改名扶余县

(理由) 吉林新城县清光绪三十二年置府,民国二年改县。与直隶、山东、江西、浙江、贵州等省重复,定名最后,应即酌改。查该县为旧扶余地,拟即定名扶余县。

  • 山东省 拟改名耏水县

(理由) 山东新城县元太宗时析置,明清迄今因之。与直隶、吉林、江西、浙江、贵州等省重复,定名在直隶新城县之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境为乌河流域,乌河一名耏水,拟即定名耏水县。

  • 江西省 拟改名黎川县

(理由) 江西新城县宋绍兴八年析置,迄今之。与直隶、吉林、山东、浙江、贵州等省重复,定名在直隶新城县之后,应即改定。查该县本南城县之黎滩镇,县西南有黎滩水,一名黎川,拟即定名黎川县。

  • 浙江省 拟改名新登县

(理由) 浙江新城县宋复置,迄今仍之。与直隶、吉林、山东、江西、贵州等省重复,设置较直隶新城县为后,应即酌改。查该县在吴越时曾改名新登,拟即规复新登县。

  • 贵州省 拟改名兴仁县

(理由) 贵州新城县民国元年复置。与直隶、吉林、山东、江西、浙江等省重复,业据该省省呈报改名新县,惟新县名称义近混淆。查该县虽设治新城,而境界实由普安县划出兴仁等四里而成,拟即定名兴仁县。


30
6月 13

望都和唐县的古城

《水经注》里滱水那一章,大概是全书最难懂的地方了。尤其唐县和望都两地,旁征博引地夹缠不清。以前很费力地读过这几页,今天又重新读了一下午,感觉终于明白点了。

其实最终做出的判断跟原来的基本相同。但这次把判断的依据写下来。

郦道元比较明确地说明了唐县故城有两个:一南一北。唐县北城在今唐县固城村,而望都故城则在所谓高昌县城——现在唐县高昌镇,这两个城是汉初天下初建县城时两县的县城。而唐县南城当时尚存,因此他未做详细描述。

而从隋唐以后详细的地理记载看来,我们也可以知道唐朝以后望都县迁到现在的县城,而唐县县治在唐朝迁到雹水一带,反复迁移中大概清朝才迁到今天县城。那么问题来了:在汉-曹魏-晋~北魏这段时间中,这两县的县治是如何变迁的?滱水这一章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

我们看着眼花缭乱的各个故城以及它们之间的位置关系,突然发现“中人”这个地方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与它有关,且看:

  1. 应劭(东汉末)曰:中人城西北四十里有左人城。
  2. 水出中山城,……《中山记》以为中人城。(中山记作者张曜西晋人)
  3. 京相璠(西晋人)曰:今望都东二十里,有故中人城。
  4. 《中山记》所言中人者,去望都故城一十余里
  5. 应劭《地理风俗记》曰:唐县西四十里得中人亭。
  6. 今于此城(唐县南城)取中人乡,则四十也。
  7. 《左传》杜(预) 《注》,中山望都县西北有中人城。
  8. 《郡国志》(后汉书)唐县有中人亭,《注》(《左传》杜预)引《博物记》,唐关在中人西北百里,中人在县西四十里。
  9. 滱水又东,迳中人亭南。

这八条中,第一条说明了一个明显的事实:

  • 左人城中人城西北四十里

第二条被郦道元着力辩驳,以说明中山与中人的不同,对照第四条,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是:

  • 中人城晋时望都县城西十几里

第三条也被批驳,郦道元认为京相璠误把尧姑城当做了中人城

第五条的结论也是一目了然:

  • 中人城汉末唐县城西四十里

第六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唐县南城西四十里
  • 更进一步,唐县南城就是汉末唐县城

第七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晋时望都县城西北

第八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在晋时唐县县城西四十里
  • 唐关(倒马关)中人城西北百里
  • 晋时唐县城就是汉末唐县城,也是唐县南城

第九条的结论是:

  • 中人城在滱水之北

关于中人城,我们现在知道它东南十几里是晋时望都县城;东边四十里是汉末到晋以来的唐县城,也即郦道元所谓唐县南城;它西北四十里是左人城;它的西北一百里是倒马关。当然,滱水从它南边缓缓地流过。

好了,既然中人城这么四通八达只要确定了中人城的位置,其他一切古城池的位置都迎刃而解了。看起来信息已经够多了,可惜,所有这些地标中,只有倒马关是前年未变的,其他都需要我们去寻找。而倒马关与中人城的距离记载,来自于《博物志》,这个带着点奇幻色彩的“文献”。退一万步说,即使博物志的一百里是准确的,我们至少还需要一个其他的点来准确定位中人城。

还好,还有一些信息,其中的一部分来自于水经注:

  • 中人城在马溺水与滱水交汇点之东,在京丘、白土和乐羊城之西。
  • 左人城在鸿下关的下游
  • 左人城在恒水与滱水交汇点的上游
  • 左人城在滱水和某条名为雹水又名唐水的河流交汇处,而这条河流,是从中山城发源的。
  • 左人城下游的滱水,在与恒水汇合之前,又和某条名为唐水又名雹水的河流相交了,这条河流同样发源于中山城附近。
  • 中山城在卢奴城(今定州市区)北偏西六十里。

另一部分来自于方志和民间传说,虽然证据难考:

  • 最给力的,中人城就在今天的都亭乡(光绪年间唐县县志)。
  • 明朝以前的滱水,从今唐县下素村东流,在连颐村进入望都县境(光绪年间唐县县志)
  • 唐县南城西北的“唐池”,就是如今的唐县东西连颐村,连颐一名,盖由“莲堰”讹传而来(太平寰宇记,唐县县志)。
  • 乐羊城在今唐县建阳村(传说)。
  • 今望都固现村曾为望都古县城(传说)。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我们提出如下几个关于中人城所在位置的假设:

  1. 唐县北罗镇一带
  2. 唐县张显口村一带
  3. 唐县都亭乡一带

北罗镇是我最先想到的,因为在古滱水沿岸,距离倒马关100里的地方,只有这里。现在我们一条条求证,若中人城在北罗镇,那么:

  • 它西北四十里的左人城当在白合镇一带,这是个河口,和滱水交汇的河流可以追踪到唐县东西口底村一带,这一带距定州市区正好汉制60里,也有山 ,满足中山的需求。可惜几乎正北,甚至东北。
  • 它东方四十里的唐县南城当在西白城一带,西白城村名带个城字,可以想象是个古城。
  • 滱水可以从它南方流过
  • 它西北离倒马关几乎是确切的汉制一百里
  • 最大的问题是望都故城没有地方放了,它的东南方二十里以内,没有任何古城。甚至没有什么可能性成为望都故城的长古城,也在十公里之外。

然后,张显口村一带,这里距汉初的望都故城有十几里。现在我们验证其他方面:

  • 左人城在顺平县富有村一带,这里也是个河口,可惜这条河的源头太远了。
  • 唐县南城在今顺平县城南,此地距离滱水路途甚远
  • 滱水不可能流到这里
  • 离倒马关与100里差相仿佛。

最后,都亭乡一带 

  • 左人城仍可在白合镇一带,这次正好是西北。
  • 望都故城可在今望都固现村,传说相吻合。
  • 唐县南城可在望都县白城村以东,黄庄、唐会一带。
  • 滱水可流经城南
  • 据倒马关汉制113里。

我们基本排除了张显口的假设,另外,也基本通过对中人城的假设判断出中山城在唐县东西口底村一带,并确定左人城在白合镇一带。

除此之外,都亭乡和北罗镇的假设与滱水上地标的顺序、建阳连颐的名称由来都不抵触。但北罗镇望都县城位置的不能自圆其说让我倾向于中人城在都亭乡的说法。

若中人城在都亭乡,则晋时望都故城在今望都固现村无疑,只是不知何时由高昌迁来。我们可以设想:高昌城和唐县北城都在汉初建造,但很快废弃,唐县迁至南边的唐县南城,望都迁至固现,从此望都辖区为望唐两县的北部,而唐县为其南部,这也可也解释为什么在汉晋的地理文献中,称倒马关、马溺关、八渡等地出现在望都。汉朝望都县的辖境主要在北部,与现在的望都县重叠区域不大。更甚至,北魏将望都划入北平郡唐县留在中山郡也是望都辖境在北部的一个佐证。

但到了郦道元的北魏末年,常年的战乱已经毁掉了北方大部分的县城。所以郦道元只提到唐县故城而从未提到唐城何在,望都也是如此,那么我想此时虽然建制仍存,但各县已名存实亡没有县城了,于是这才有北齐天保年间的县域大合并,更有了隋朝和唐朝初年的再造县城运动,甚至,唐朝县名的偷梁换柱也与十六国期间的战乱有着深刻的联系。

 

 


10
6月 13

中山故事 中山

隋唐以前的中山郡国

中山一名,起源于春秋时鲜虞人之中山国,其统治区域在保定南部,石家庄北部一带,而唐县定州望都附近是统治的中心区域。后被著名的 乐羊所灭。二十七年后,亡了国的中山武公在灵寿复国,也算一个小号的勾践吧。他复国后的统治区域南移和缩小了很多,但新的中山国很能折腾,不但参加"五国相王"、"九国伐秦",还从不懂"以小事大",居然玩"联齐抗赵"的远交近攻把戏,终于还是灭于赵武灵王之手。

西汉大设郡国,高祖在原来的中山国中心故地新建了中山郡,景帝则把中山郡封给他的第九个儿子刘胜,于是中山郡改为中山国。这个刘胜,死后谥号为靖,到后来,河北地区只有中山国国祚绵长,于是景帝甚至高祖子孙留在河北的,大概都是刘胜的后代,刘备不整天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吗。

中山郡初设时,有县十四:卢奴(今定州),北平(今满城),北新成(今徐水),唐(今唐县),深泽(今深泽),苦陉(今定州),安国(今安国),曲逆(今顺平),望都(今望都),新市(今新乐),新处(今望都定州间,存疑),无极(今无极),陆成(今蠡县),安险(今定州)。其地均在今保定南部、石家庄东北。

到东汉时:北新成划归涿郡,深泽改名南泽,划归安平国;广昌(位置存疑)自代郡来属,蠡吾(今蠡县)自涿郡来属,上曲阳(今曲阳)自常山郡来属;苦陉更名汉昌,安险更名安憙,曲逆更名蒲阴;省新处,陆成省入蠡吾。于是有县十三:卢奴,北平,唐,汉昌,安国,蒲阴,望都,新市,无极,安憙,广昌,蠡吾,上曲阳。

晋书载中山国统县八:卢奴,魏昌(汉昌),新市,安喜(安憙),蒲阴,望都,唐,北平。此时,北新成、蠡吾东属高阳国;南泽更名南深泽,与安国南属博陵郡;上曲阳回归常山郡。

到北魏终于一统北方时,中山郡已经成为新成立的定州首郡,这也是定州这个名字刚刚出现在历史中,它实际上是天兴三年由安州改来。此时的定州大概位于今河北中部,领郡五:中山,常山,巨鹿,博陵,北平。其中,晋时中山国的属县里,卢奴,魏昌,安喜,新市,唐仍属中山国,蒲阴,望都,北平属于新成立的北平郡。汉时的中山国属县里,上曲阳和毋极重新来属,安国,深泽仍属博陵郡。

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两汉魏晋的中山国,发现晋时的中山八县当为"中山"这一区域的核心,而安国、毋极和上曲阳亦是常属中山的一部分。这十一个县构成了不断变化中的中山国的大部分区域, 我们不妨把他们统称为"中山县"。

两汉以至魏晋,地方行政区划至少在方针和总体上变化不大:这期间,地方行政一直施行郡县两级制,而州是虚置的。但东汉末年的州牧制度彻底破坏了这一体系,等到晋朝试图重建这一体系时,郡县制已变得不伦不类:郡的数目大量增加,每个郡管的县变得很少,一郡辖三四县都成为平常,而在两汉,一郡下辖的县都在十五个左右。在以后西晋灭亡、北方沦丧,异族互相征战的岁月里,这种情况更加恶化,州的数目也开始膨胀了起来,原来的十三州瞬间扩充到上百,一个州可能只辖一到两个郡,有的郡,甚至只辖一个县。

于是有了高洋在大定七年的县域大合并。这场大合并的基本思想就是郡改县,传统中山诸县中,卢奴、魏昌、唐省入安喜,治原卢奴县;望都、蒲阴省入北平,治原蒲阴县;上曲阳改为曲阳;废安国县;毋极和新市不明,依施和金的《北齐地理志》,似乎未被废除或合并。

高齐的并县有合理的方面,多年的战争使得河北人口锐减,维持庞大的底层官僚实在是中央政府巨大的负担。但传统的县域政治毕竟已维持了将近八百年,它马上表现出强大的惯性,隋朝将被裁撤的县几乎一一恢复。

而我们不妨追随这十一个中山县以后的命运,看看它们的起落,甚至说不定能见微知著,从中看到中国地方行政区划变动的一些趋势和轨迹。

隋唐宋辽金的博陵郡、定州和中山府

隋朝重新建立了郡县制的两级行政体系,具体办法是撤除原来的郡,州直接辖县,此时的州相当于原来的郡,后来州甚至都被改成了郡的叫法。而到了唐朝,更过分的,每个州有了一个郡的别名,如恒州,也叫常山郡。

继承了中山郡地位的就是定州了,它却有个偷梁换柱的别名,叫博陵郡。本来汉朝有博陵郡,在今博野蠡县高阳一带。但不知为何,放着好好的中山郡不用,定州偏偏被叫了博陵。

大业年间,当时的博陵郡统县十:鲜虞(卢奴),北平,唐,恒阳(曲阳),新乐(新市),隋昌(魏昌),毋极,义丰(安国),深泽,安平。传统中山县几乎均在博陵郡内:只有被高齐合并为北平县的三县情况稍复杂:望都在开皇年间被复而大业年间又废;此时博陵郡内之北平已非旧日之北平,它的辖境实在是原来的蒲阴,而县治也接近原蒲阴而非原北平;而当年的真正北平县,被夺去名字之后,以永乐县的名称辖于上谷郡(易州),这是中山传统十一县中唯一不属博陵的县,而以后它也渐渐与它曾经的兄弟们渐行渐远。

而到了唐朝,据元和郡县图志,又被称为博陵郡的定州统县十:安喜(鲜虞),北平,唐,望都,恒阳,无极(毋极),陉邑(隋昌->唐昌),深泽,义丰。则望都被恢复,而安平外属深州。此时,那个真北平而永乐的县,改名为蒲城,仍属易州。而依旧唐志,则中景福二年,以无极和深泽为独立的祁州,之后,定州只统八县。

北宋时期,定州成为了边疆,其最北的北平县,也几乎是大宋最北的县了。而原来那个蒲城,南部被并入保州的保塞县,北部随易州一起落入了辽人之手。蒲阴既然已经叫北平,那蒲阴这个名字也可以拿来乾坤挪移了,义丰更名为蒲阴。景德元年,定州的蒲阴和祁州的无极交换。康定元年,省陉邑入无极,于是定州统县七:安喜,无极,唐,望都,新乐,北平,曲阳(恒阳)。徽宗年间,定州升为中山府。

在此之前,辽国兴起过程中也发生一件奇事:辽国一次攻陷定州后,掳当地人民北归,设立了四个侨县:檀州之行唐(行唐五代时曾短暂属定州),平州之望都、安喜,滦州之义丰。均以各县俘户所置。如今唐山大县迁安,正是原平州之安喜。

金国一统华北,地方上一仍宋制,有金一朝,中山府统县七:安喜,无极,唐,庆都(望都),新乐,永平(北平),曲阳。金末,升永平为完州。祁州统县三:蒲阴,鼓城,深泽。在原蒲城县境设满城县,隶属保州。

唐宋辽金诸朝,地方上事实施行的是道(路)-府(州、军)-县三级行政。三级行政对交通不发达的大帝国是合适的,但帝国中枢必然时时有对第一级地方官僚权利的担忧。因此,第一级的道或者路,一直在实置和虚置之间摇摆。

元朝以来的中山故地

蒙古人的元朝大大地改变了中国的行政区划思路。元朝引入了完全实置的四级行政区划方案:省-路-属州(属府)-县。在这种框架下,中山府终于被彻底一分为二:此时的中山十一县,存者为安喜,无极,新乐,唐,庆都,曲阳,蒲阴,满城(蒲城),完州八县一散州。其中,庆都,唐北属保定路直辖,完州为保定路下辖七州之一,蒲阴为保定路下祁州之附郭县;而安喜为真定路下中山府之附郭县,新乐、无极皆隶于中山府。

保定路、真定路皆在金朝保州、真定府基础上脱胎而出。唯有中山府被边缘化:北部的县被划入保定路,留一个尾巴作为属府划入真定路,这是中山地区自西汉1500年以来第一次不能以相对完整的二级行政区存在,而安喜县,也第一次沦落到仅被三级行政区附郭的地步。究其原因,保定的崛起应该是重要的原因,在宋朝之前,保定附近并未设县,但宋朝作为边疆军事要塞而设的保塞县,入金之后居然地位猛升而至保州,入元更是作为京南首城而存在,若说保定之崛起赖于北京之为都,那么中山的衰落也是北京为都的一个连锁反应吧。

明朝恢复三级行政体系:省(官方不叫省,叫布政使司)-府-县,但由于散州的存在,仍有省-府-州-县四级制的残留。

保定愈发强势,安喜衰落的趋势更加明显。保定为北直首府,辖中山县之唐县、庆都、完县(完州)、满城,并辖祁州
(原附郭蒲阴,后省蒲阴县)。真定辖无极,并辖定州(原附郭安喜,后省安喜县),及定州下属之新乐和曲阳。

清代几乎一仍明朝之旧,唯雍正年间,定州升为直隶州,并不再领新乐,而深泽自祁州来属。

民国尽废州辖县之制度,定州于是为定县,这是定州在历史上地位的最低点。共和国以来,中山县尚存者有定州市、新乐市、安国市、望都县、顺平县(完县)、唐县、无极县、曲阳县、满城县三市六县。除新乐、无极外尽属保定。

行政区划的未来——中山之外

前些年的谣言提到要在定州建立地级市,甚至有鼻子有眼地提到望都将成为定州的一个区。这是否可能呢?

很难。很多人的理由是保定和石家庄作为两个地级市,大得有些离谱,保定2.2万平方公里,除市区外下辖22个县级行政区;石家庄1.5万平方公里,除市区外下辖17个县级行政区,不管实在河北省还是全国范围内,都有点太大、太多了,因此拆分这两个地级市,在他们中间建立一个新的地级市,是有必要的。而这个处于保定和石家庄之间的地级市的首府,不管从历史地位,还是现实实力来看,非定州莫属。

好吧,我没有兴趣争论定州和正定哪个在历史上更辉煌。但是,保定和石家庄,真的太大了吗?

是啊,作为一个二级行政区来看,保定和石家庄确实太大了,可是,如果是一级行政区呢?它们好像不仅不大,还有点小了。

行政区划改革的原则是什么?我想,中山县们的历史告诉了我们几点:第一,必须保持县域区划的稳定性。这点几乎毋庸置疑,中国的县制已有两千多年的传承,任何对它的挑战都不免贻笑万年,如天保,如大业,如大跃进;第二,在中央政府能力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尽量保持行政区划的扁平性。上通下达,是建立行政区划制度的根本目的,层级越多,不可控的因素越多,而地方与中央的矛盾也就越多;第三,一级行政机构,不该有行政职能,而只应该有监察职能,汉朝之州,唐朝之道,元明清之省,孰优孰劣,自不待言。任何违反这三点的改革,都是历史的倒退。

而如今甚嚣尘上的增加省级行政区数量、弱化地级行政区的建议,与南北朝时增加州的数目,弱化郡的功能,又有何不同?

现代中国最优的行政区划,我的想象是,

将省虚化,仅保留司法部门和卫生、教育等服务性政府机构,尤其撤销首脑性的职位。

大的地级市,每个地级市下辖县的数目都应在15-20之间,由中央直辖。

若中国的地方行政,能一扫元代以来的积习,而恢复些许汉唐的朝气,其庶几乎!


11
12月 12

中山故事 苦陉

苦陉县,汉县,据传故城在今定州邢邑镇。苦陉是原中山郡(国)属县之中,名字变得最频繁地一个,令人称奇的是,东汉之后,它几乎一直与国同名,算得上是一大奇迹。

苦陉一名是西汉初置县时的原始名称,但实在看不出定州南部有哪里的路难走到被称为苦陉来,好吧,于是王莽来了,他把苦陉改名叫北陉。我从来觉得,王莽对全国地名的大更改全都是拍脑袋想的,一点都体现不出他想表现的文化和历史感来,比如苦陉到北陉,什么乱七八糟的,北一词从何而来啊。

东汉光复,名称一仍其旧。但章帝是个善良的人,见不得这么悲催的县名,他好心地改苦陉为汉昌。于是,于是,高潮来了,曹丕篡汉,看着汉字不爽,改名魏昌,司马家没有太小肚鸡肠地改叫晋昌,经过十六国,魏齐的乱世,隋朝大一统,文帝保持队形地改魏昌为隋昌。然后,李渊兴高采烈地改隋昌为唐昌。终于李隆基看不下去了,他改唐昌为陉邑,避免了后世宋昌、元昌的出现。但说起来,李隆基的改名大概出于音律上的考量,两个字韵部同属七阳,实在不顺口啊。

然后关于陉邑的事情就是,宋,省入无极县。

陉邑的故事应该就是这么简单。但有一个问题,现在定州的邢邑镇,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该是陉邑故城无疑,可元和郡县图志称陉邑县北至州三十里。但陉邑镇距定州县城有二十三公里,怎么也算不出三十里来。而其他图志中所提的地标,有廉颇台(那个冉闵十胜而后大败的地方)在县城西南十九里,木刀沟在城南二里。其中,廉颇台应在今定州廉台村,距邢邑镇十公里,若说十九里,差相仿佛。而木刀沟的现河道东南流经无极县城北,与邢邑镇相距甚远。

所以,陉邑故城,又一个让人头疼的地方。


11
12月 12

中山故事 唐县

唐县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上古的尧帝。所谓帝尧氏作,始封于唐,望都县在南。渺不可考的历史或者传说也许不能较真,但它绝对是全国少有的几个西汉设置、名称稳定的县之一。几次短暂的县名变动包括新莽的"和亲"、后梁的"中山"、后晋的"博陵",历时均短。最大的变化是北齐天保七年至隋开皇十六年之间的缺置,在那场席卷华北的县域大合并中,唐县与安熹、卢奴、魏昌诸县合并,新县取名安熹,治原卢奴城,即今天的定州市区。

唐县的县名稳定,它的沿革说起来就简单得很。可与稳定的县名相对应的,是它十分不稳定的县治。依唐县志所载《唐县故城考》,则古时唐有南北两城,北城在今唐县南北固城(水经注载,因此地晋魏时属望都,俗传为望都故城,郦道元认为唐县故城)。南城在今唐县长古城村,是尧初封之地。而晋魏时的唐县城则在今县城,隋移治今雹水村,唐宋治今西城子。宋以后则回到晋魏时的旧城,即现在的县城。以后因之。

这个说法流传甚广,以至于几乎成为标准。但其实谬误甚多:首先,晋时的县城绝不可能在今县城。应劭风俗记曰:唐县西四十里得中人亭。(应劭为晋人,所以此处 唐县应为晋时县城。)水经注则称中人亭在滱水之北。而据嘉靖唐县志,古滱水在今下素村东流,在留泉连颐村入望都界。则中人亭应在下素村与连颐村之间,这其中任何一地距今唐县城都不及汉制四十里。而郦道元对晋代唐县其实有考证,认为即是唐县南城,其距中人亭(北魏时中人亭尚在)正好四十里,若依郦说,则晋时唐县城应在今连颐村附近,而中人应在北罗镇一带。

其次,郦道元既称晋时县城为故城,则北魏时县城一定在他处,却无法考证。北齐省唐县,于是县城废弃三十年,到隋重置时,旧县城已湮没,旧唐志称:旧治古公城(唐县志称治左人城,疑误),圣历元年,移于今所。当是隋开皇年间重置时即设在古公城,而武则天称帝后,移治于唐时县城。元和郡县图志对唐时县城有详细描述:距孤山五十四里,距倒马关一百一十三里,滱水东岸,则其地在雹水、西城子一带是可能的。但西城子最近的发掘结果表明:其城是春秋晚期的城池,并无后代重修,因此,西城子本身(我觉得它可能是郦道元所称的中山城)并不是唐时的唐县故城,但唐县县城可能在附近。

然后,以讹传讹的效果是,因为古公城被误作了左人城,而雹水又被凭空封为隋时唐县城,因此雹水被认为是左人城遗址,实在荒谬。水经注引应劭语:中人城西北四十里。且滱水迳左人城南,究其距离地形,或在今唐县白合镇一带。

考据古时城池实在是件费心费力又不讨好的事,往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又都能看似自圆其说;对他人的看法,又总发现百般疏漏。这正是因为古籍浩淼,其中既有详细考证之属,又不乏鱼目混珠之类。符合所有书籍记载的描述完全不可能,而记载的置信度高低,又很难判断。加上中国古代的度量衡时常变化,那些有零有整的里数也无法作为验证地址的精确手段。如此说来,头大也是必须的了。


11
12月 12

中山故事 顺平

顺平是个神奇的名字,我猜全国上下,也只有这个县用的是王莽给他们起的名。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顺平这个名字是对这片土地的侮辱。

顺平的历史如何?它可以确定在秦朝就存在,叫"曲逆县"。张晏称濡水在城下北曲而西流,故得其名。当年刘邦北击韩王信,过曲逆,登城见室宇甚多,居然感叹道:壮哉,吾行天下,惟洛阳与是耳!于是封汉初三杰的陈平为曲逆侯。能与天子至少一经营四百年的东都洛阳相提并论,大概没几个县可以做到吧。

后来王莽篡位,附近的县都有了一堆喜庆而又三俗的名字,比如望都改名叫顺调,唐县改名叫和亲,安国改名叫兴睦……曲逆县跟望都属于一个系列,叫了顺平。但王莽失败,马上就被改了回来,从此以后它与各种大气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比如东汉章帝改它为蒲阴县,而北齐高洋合并蒲阴望都为北平,治原蒲阴县。唐宋仍为北平,金改永平,然后又升完州,已经和定州平级。但明降州为县,而今居然为讨吉利,又叫回了新朝的名字!真不知道决策者是在故意显示自己的无知呢还是另有深意。